游记:大英博物馆中的解说牌

  在伦敦的鲁塞尔街上,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带着一丝兴奋,随着缓缓流动的队伍,进入期待已久的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这里收藏了世界各地的文物和珍品,及很多伟大科学家的手稿,其藏品之丰富、种类之繁多,为全世界博物馆所罕见。

下午:大英博物馆。

 

·
到大英博物馆就没有早上去白金汉宫那么容易了,下了地铁,要走半个来小时的路才能到,这次没有人可以跟着走,只有自己边走边打听,想知道我怎么打听的吗?就两句,先是“Excuse
me”、问完了再面带微笑地说声:“thank
you”然后按着路人指示的方向走,就搞定了!一点冤枉路没走,我都自己都佩服我自己了!

  然而,由于空间的限制以及藏品的特殊性,大批文物未能公开展出,就以中国展区为例,收藏的2万3千件中国历代稀世珍宝中的十分之九都存放在10个藏室,除非得到特别许可,一般游客是无缘谋面的。

大英博物馆是当今世界著名的四大博物馆之一(大英博物馆、巴黎卢浮宫、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也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伟的综合性博物馆之一。博物馆收藏了世界各地的许多文物和图书珍品,藏品之丰富、种类之繁多,为全世界博物馆所罕见。

 

图片 1

  2015年7月的一天,我看到的大英博物馆,只是一小部分藏品和一些解说牌而已,但我已满眼欣喜。这,只是因为这里的解说牌就像一位智慧的长者,“他”在静静地叙说着整个世界……

图片 2

 

图片 3

  如在最富有人气的埃及展区,虽说木乃伊、棺柩等实物充满了原始的神秘色彩,但也不免让有些人产生森然冷意(小部分旅游者表示看到自然干尸“姜人”后有点害怕)。不过,如果我们看到题为“生命、死亡和再生”的解说牌,自然会多一份欣赏,多一份对死亡的认识和对生命的思考。“死亡,在古代埃及人看来,不是人类生存的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存在状态,一个生命必要的过渡:太阳的落和升,尼罗河的退和涨,植物的灭和生,这些自然周期,赋予了古埃及人丰富的灵感,使得他们的神话传说中有了很多关于再生、复活的隐喻表达。他们认为,人类是由不同的元素组成的,每个人都必须生存……”

图片 4

 

图片 5

  解说牌上流畅的文字,让我们想到英国的汤姆·希德勒斯顿曾为大英博物馆的埃及著名文献《死亡之书》进行旁白:“古埃及人的死亡标志着一段旅程的结束和另一个旅程的开始。他们认为,在死后,他们会离开绿色肥沃的农田和尼罗河的水域前往来世。他们希望来世是一个完美的地方,像埃及的美丽风景,那里被称为‘芦苇之地’,但在到达来世之前,他们必须做一个危险而可怕的旅程。他们的精神不得不穿过阴间,那是一片死者的土地,由神奥西里斯统治……”

从外面看,大英博物馆的外观是类似于希腊帕特农神庙的设计,等边三角形的屋顶,人物浮雕生动精细;高大宏伟的罗马式立柱,稳定庄重。整个建筑典雅周正、质朴大气。当你走入答应博物馆的中庭,现代化的气息就会扑面而来。这是由于英国人对这个古老的建筑进行了现代化的改造。原来的博物馆是四方形的围院建筑群。为了有效利用空间和保护古建筑,英国人在建筑群中间的空地上,用巨大的钢结构伞形棚顶巧妙地将建筑群覆盖,空地中间新建了圆形的阅览室,既增加了功用,也是巨大棚顶的支撑。棚顶将四周的古老建筑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透明的屋顶既透光,也让原来的空地得到了利用。这是英国著名的建筑大师福斯特的杰作。与卢浮宫广场的华裔建筑设计大师贝聿铭设计的玻璃金字塔有异曲同工之妙。看来大师的智慧和心灵是想通的。英国人对古建筑的保护和利用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他们不会因为时代发展而轻易地去搬迁、新建,而是想方设法地去保护,发挥人类的聪明才智去拓展古老建筑的使用功能和空间,让古老的建筑不断地适应时代的发展。

 

大英博物馆的收藏更是包罗万象,精美绝伦。如果想用物品来讲述世界历史,这里会是个不错的起点。它收藏的每一件文物都能代表人类各大文明辉煌历史的荣耀。图片 6

  同样,在中国展区,解说牌选择瓷器的起源以及明代以后中国对外贸易的发展作为一个重要的话题。在日本展区,则选择了好几样书画藏品来反映“偷得浮生半日闲”的主题。

参观大英博物馆,我被深深地震撼到了。在那些只能用辉煌来形容的人类文明的艺术品面前,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伟大的艺术、伟大的创造会给人类心灵以巨大的震撼。在这里,面对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的雕塑和浮雕,我肃然仰望、静默。之前,自己为中华文明之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而自豪,而今站在大英博物馆里,面对恢宏灿烂的全人类的文明遗产,我的内心为整个人类而感动。

  我当时印象最深刻,也是解说牌叙述最有特色的方法之一——引用。

图片 7

 

图片 8

  如在“古代生命:新发现”(Anicent lives:new
discoveries)展区,有一小块乳齿象的下巴,其解说标题为“未知的美洲人(The
unknow
American)”,里面引用了著名解剖学家威廉·亨特的说法,“此物属于一个类似象的肉食动物,称之为‘未知的美洲人’。他在皇家学会的杂志指出:如果这个动物真是肉食动物,作为哲学家的我们会深感遗憾,但作为人类,我们不会遗憾,只会感谢上帝,因为它们的整个后代可能已经灭绝(而我们人类还活着)。”

图片 9

 

图片 10

  又如,日本展区有一块关于“浮世”的解说牌,引用了《A Tale of the
Floating
World》(《浮世物语》)里的一段话:“什么是浮世?活在当下,活在此时此刻,把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月亮,冬雪,樱花和枫树,浅歌和畅饮,从中感受快乐愉悦。将自己转移,不要在意我们贫困的物质世界,不要灰心,只是随着那河流,飘浮,飘浮。这就是我们所称的漂浮的世界。”阅读完这段文字后,再去看那些自江户时代以来的浮世绘版画,会恍然大悟,同时也会恍若隔世。往生可能纷繁芜杂,来世一定虚无缥缈,只有今天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图片 11

 

图片 12

  我想,这应该是大英博物馆有意为之的——不只是代表英国,而是以全世界都惊叹不已的珍贵藏品为资本,通过面向全人类的叙说,希望能引起来自五湖四海各地旅游者的广泛兴趣,这是“他”最重要的人际立场。

希腊、罗马馆在大英博物馆内占有偌大的面积,在林林总总的欧洲各历史时期的文物中,不能不说说希腊帕特农神庙的雕像。这批雕像可谓是历尽劫难。这批雕像被人们称为“埃尔金大理石雕刻群”,埃尔金伯爵是十九世纪初英国的一位外交官。他33岁时赴君士坦丁堡担任驻土耳其大使。当时的奥斯曼土耳其是东欧的大帝国,希腊也在其统治之下。自15世纪以来,许多希腊古都雅典的历史遗迹都被信仰伊斯兰教的土耳其人破坏殆尽。矗立在雅典卫城的帕特农神殿庙是约公元前450年建立的,用来祭祀雅典的守护女神雅典娜。这座神庙经常遭受伊斯兰教徒的掠夺,有一阵子还被充当火药库,后来被废弃而无人闻问。埃尔金伯爵获得土耳其政府让他搬出大理石雕刻群的许可后,便将这些文物用船运回英国。1803年,当船要进入地中海的基西拉港时,不幸遭遇风暴,运送船因此沉没。埃尔金伯爵只好自掏腰包5000英镑雇请一大批潜水员,花了长达3年时间打捞沉入海底的17个装货箱。现在它们好好地陈列于大英博物馆里,被全世界的人参观。如果不被埃尔金运回英国,这批雕像的命运会是怎样?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埃尔金伯爵?希腊政府自1829年获得独立以来一直不遗余力地和英国政府交涉,要求归还希腊帕特农神庙的大理石石雕,而大英博物馆拒绝交还。估计扯皮还会延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