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名家于右任的美食佳话

一九四七年夏,陕西师专第一届学生毕业,有关部门组织他们到教育事业比较发达的东南各省观摩学习。到达南京后,当时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长的于右任闻讯,特意邀请全体师生到他的寓所会见。接着,招呼大家聚餐。在大院之内,花坛四周,摆满了众多的摊担:有凉粉、酿皮、凉面、扯面、醪槽、元宵、甑糕、烧饼、腊汁肉等各种陕西风味小吃,诸色纷呈,香气扑鼻。于氏让大家不拘一格,任意就餐,宛似今日的自助餐。师生们情绪活跃,欢声笑语不断。

于右任的家乡在陕西三原县,他每次回家省亲,必吃家乡的特色菜。一次回老家,他听得有一家叫明德亭的餐馆,辣子煨鱿鱼远近闻名,于是专门去吃这道菜。他一身便装,和大家一起在门口等位,恰好被来此用餐的三原县长认了出来,忙请进饭馆。厨子张荣见于右任亲临,自然不敢怠慢,使出全身解数烧制了一道辣子煨鱿鱼。尝罢,顿觉肉质绵润、香辣爽口、滋味醇厚、回味无穷,当下赞不绝口。

一九四二年入蜀途中,于右任以陕南宁强县,品尝了县城里著名的王家核桃烧饼。此饼清朝时曾作为贡品,它是以面粉、核桃为主料,配以油、盐图片 1等辅料制成的,酥脆油香,回味悠长,营养丰富。于氏食后赞不绝口。随后,这家店生意日益兴隆。

著名爱国诗人、书法家于右任,长髯飘飘一辈子,所以又叫于胡子。他是晚清举人出身,国民党元老,也是著名的记者、报人,当然,还是美食家。

临终之谜折叠

图片 2太平老人
于右任1964年8月中旬,于右任因病住院。9月的一天,于右任的老部下杨亮功到台北荣民总医院去探望他。于右任很高兴,但由于病重及喉咙发炎,想讲的话又无法讲出来。杨亮功于是拉着他的手问道:”院长有什么事情吩咐我?”于右任略思片刻,伸出一个指头。杨亮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于右任又向杨亮功伸出三个指头,杨亮功猜测了几个答案都被于右任摇头否定了。杨亮功只好说:”院长,等你身体好一些后,再来问你刚才表示的是什么意思,行不行?”于右任点了点头。此后,于右任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并陷于昏迷。1964年11月10日晚上8:08,于右任与世长辞,终年86岁。他没有留下任何遗言,人们便把他的《望大陆》一诗,当作他的遗嘱。遗体被埋葬在台北最高的大屯山上,并在海拔3997米的玉山顶峰(我国东南诸省最高峰)竖立起一座面向大陆的半身铜像。玉山山势险峻,4米高的铜像和建材全图片 3郑州会议与会者合影(前排左二于右任)1927是由台湾登山协会的会员们一点一点背负上去的。于右任终于了却了登高远眺故土的心愿。

一个指头、三个指头是什么意思,一直是一个谜。后来,资深报人陆铿觉得应该这样去理解于右任的”一个指头、三个指头”:将来中国统一了,将他的灵柩运回大陆,归葬于陕西三原县故里。

“三间老屋一古槐,落落乾坤大布衣。”这是人们对先生的评价。位于三原的故居和那株三百多年的老槐树也在深深的感念先生。

于右任青年时追随孙中山先生,为推翻满清封建统治立下卓越功勋;他积极倡导国共两党合作,兴办教育、兴修水利,是真诚的爱国者;他是南社早期的诗人,一生写下诗词近900首,著有《右任文存》、《右任诗书》等;他还是著名书法家,创立了”于体”书法艺术。

1945年9月6日,于右任设午宴招待毛泽东、周恩来和王若飞等赴重庆谈判的代表。据说菜单是于右任亲自制定的,包括毛爱吃的红烧肉、干煸苦瓜、虎皮辣椒、糖醋脆皮鱼。当然还少不了于右任的看家菜:辣子煨鱿鱼。因为是陕西人,所以于右任和毛泽东同样嗜辣。两人的共同处当然不只在菜品的口味上,他们也都喜爱诗文、书法。据说宴席上两人聊起诗文,毛泽东大赞于右任《越调·天净沙》“大王问我,几时收复河山”发人深省。

当年杜甫《饮中八仙歌》中的”李白斗酒三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图片 4望大陆手迹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酒和”贵妃醉酒”的酒,就是没有加浆的”撇醅”稠酒。此酒酒精成分含量为15%,汁稠似乳,色白如玉,入口绵甜清香,酒味浓郁醇厚,饮后口齿流芳。风味独特的美酒使这位书法大师为倾倒,饮后啧啧称赞,即兴挥毫书写了,”徐家黄桂稠酒店”。徐家将之制成牌匾,高悬店门之上,声誉大增,在古城传为佳话。

作为美食家,于右任非常喜欢平民化的菜肴。他曾说:人生就像饮食,每得一样美食,便觉得生命更圆满一分,享受无味甘美,如同享受色彩美人一样,多一样收获,生命便丰足滋润一分。有人或许会问:于右任为官多年,尚属清廉正派,如何有那么多钱供他品尝价格不菲的京苏大菜?这就要说到于右任的书法了。

于右任,祖籍陕西省三原县,每次回乡探亲,都要在县城明德亭餐馆品尝地方风味菜点。这餐馆有煨鱿鱼丝、干煸鳝鱼、白封肉、疙瘩面;有外形如缕缕金丝盘绕、层层塔楼相叠,口感油而不赋,清爽利口的金线油塔;有由唐代《烧尾食单》中的”见风消”(油浴饼)演变而来的泡泡油糕,色泽乳白,表面膨松,如轻纱、蝉翼,有密密麻麻的珍珠小泡,其味花芳醇香,入口即消,其形玲珑剔透,酷似巧制绫花。于氏对这些菜点的制作技艺和风味特色倍加赞赏。他乘兴为该店挥写了”明德亭”匾额和”名厨师张荣”的题词,从而使这家创建于一九三一年的餐馆,蜚声遐迩,誉满三秦。

于右任尝了斑肺汤之后,大为赞叹。忙向店家打听菜名,由于对方说的是吴语,他将斑肺误听为“鲃肺”,当即索来纸笔,赋诗一首:“老桂花开天下香,看花走遍太湖旁;归舟木渎尤堪记,多谢石家鲃肺汤。”从此,这道菜也就真的改名叫鲃肺汤了。现在这道菜依旧是苏州名菜。

一九二一年清明节,他亲临西安东关长乐坊徐仁福开设的徐记稠酒店。这酒店有由三千多年前商周时期的”醪糟”演变而来的黄桂稠酒。

◎古滕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