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人的选择可以逃脱一种“主义”

故事后半段,更集中于批判国家体制/非人性工业化指标训练/官僚体制渗透体育(怎么这么熟悉),还有城乡工业宗教的冲突。有一个细节很动人,女儿始终记得,摔角是一种对土地母亲的致敬,所以最后在宏大现代的体育场,她依旧记得做那个拿起泥土抚摸额头的动作。体育不仅仅是竞技,还是一种cosmology。(这些命题也很重要,但是在我看来,没有性别来得触目惊心,遂不一一展开)

而女儿的胜利,也确确实实地影响了村子里、印度全国无数女孩子的人生。就好像Lean
in式的女权或许太精英,但多少也提供了某些问题的某种解决方法,桑德伯格的人生路固然无法复制,但榜样的力量是存在的。

而在课堂上,有一个韩国的男生对我们的反应很奇妙说:”我们是为了保护你们,你们女的夜晚不上街有什么问题?“,这就是强暴本身是一个社会行为的最赤裸表现。保护=》你们晚上不该出门=》所以你出=》你不贞洁=》该被强奸,相信这是熟悉不过的诡异了,你说你在保护,但其实你是在为女性的棺材板钉上最后一根钉子。如果女人连出行的自由都没有了,她们连人都不算了,还谈什么保护。

最后,表白阿米尔汗。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依然像外星人PK一样怀着赤子之心去审视和反思这个荒谬的世界,并且为了让它变得更好而做出自己的努力,这才是他最性感的地方。

所以当你说女孩子天生不可以如何如何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的,你自己也是人为创造这个诅咒的一员?!

有人说生了女儿的男人更有可能成为女权主义者,只要他们真切地爱女儿、希望女儿有更宽广的人生选择,就会发现在女儿的成长路上横亘着诸多性别带来的障碍,为了女儿拥有更顺利的人生,他们希望社会变得更平等。
不过,这也是个概率事件,毕竟韩寒生了小野之后,依然会用《乘风破浪歌》来宣传电影。

看见有人说这是父权体制下的女权电影,觉得这部电影不够女权的人眼光和觉得有航母=电影就很牛b的人一样独树一帜(不可理喻),性别平等和女权运动不是在为没有jj的人争取一根,而是要去反思父权作为一个体制(不是一个器官,所以指责父权不是指责男人,支持女权不等于女人要杀光男人,或者女人跟男人一样),如何让个体跳出性别/性取向这样的社会建构,以及当中的标签和框架,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很多人说,这部电影根本不算女权电影,父亲对女孩生活和人生路线的控制,正是父权最直接的体现。
可是无论是考虑到真实人物的生命故事、影片中时隐时现的性别冲突和反抗的细节、或是揣测阿米尔汗本人的选材意图,都无法把女权这个标签从这部电影完全摘出去。

在印度这样的社会,拍出这样的电影,是对世情有了多么痛彻心扉的了解和觉悟,然后依然抱着世界有变得更好的可能去讲一个故事。

个人即政治,没有一个人的选择可以逃脱一种“主义”。无论父亲和女儿最初的目的是否包含了”对抗父权社会”这一项,他们选择的目标——在一个没有女人摔跤的村子里训练女儿成为摔跤冠军——注定躲不开“父权社会”带来的问题,不解决、不面对这些问题,就不可能有最后的成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Jacquelin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父亲选择让女儿走上摔跤路,起初更多是出于对金牌梦的执着。但这条摔跤之路就好像一胎政策一样,无心插柳地让女孩子拥有了原本不可能有的人生选择和资源。
我也怀疑父亲其实并不是那么“女权”的人,虽然他是爱女儿的,但妻子生不出儿子的失望也是真的。虽然他不让两个女儿再做家务,可是承担这些家务的人肯定是妻子。
父亲最初的目的不是要对抗男权社会、改变女性命运,但他确确实实为了女儿的发展去争取资源、面对了非议。当他发现女儿在场上骁勇无敌、场外的男人或许更想看女儿的T恤被撕碎,他也不得不反思、面对性别问题。
到最后,父亲也明确地对女儿表示,“你的胜利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千千万万印度的女孩”。

影片一开始,镜头都是印度男性的摔角手,以及父亲作为运动员,但因为举国体制对身体的摧残以及福利家庭的不重视,导致出身贫穷的他只能放弃金牌梦想回到家乡当一个文职,但是依旧希望为印度拿一枚金牌,所以业余帮助当地对男摔角手训练,也一直希望有一个儿子被他训练,完成他的梦想。奈何一连四个都是女儿,他几乎要放弃的的时候,发现两个女儿暴打了两个男同学,才发现,摔跤,女的也有天分啊。然后带她们训练,这个过程很好展示了性别从出生开始作为一个社会建构如影随形,你的衣着(爸爸责骂女儿为啥跑不快,女儿说这样的衣服-纱丽,咋跑啊?),发型(社会期许的长发剥夺了多少她们的时间和精力打理,以及开始不能接触本来也擅长的运动),生活节奏(开始训练的第一件事,就是不用做任何的家务,在印度的大多数普通家庭,女人必须一辈子包揽家里最沉重的家务),饮食(女儿训练了一段还是打不过男孩子,后来才发现她们吃得差,完全没有足够的蛋白质摄入),最最可怕的,是社会的规训暴力(男孩子嘲笑她们,当她们是会摔角的性器官消费,女孩子们蔑视她们,觉得她们竟然敢不一样,村里的所有人都说以前没有女人可以摔角的)。这让我想起自己一路以来,经常在旁边神神叨叨的“女孩子应该温柔,应该服软,应该顺着男人;不应该据理力争,不应该有任何竞争心,甚至是,不可以学好物理数学化学,不可以不结婚不生孩子,不可以有那么多自己的主见,不可以玩好体育)。这些包装着关心/关怀的诅咒,把一个个人,挤压到了社会的性别框框里。

印度黑公交轮奸案(印地语:2012 दिल्ली सामूहिक बलात्कार
मामला)指的是在2012年12月16日晚上,]印度一名女医学实习生乔蒂·辛格·潘迪(Jyoti
Singh
Pandey)在德里遭到了殴打和轮奸,13天后在新加坡去世。受害者Jyoti和她的男性朋友Awindra
Pandey当天看完电影之后,乘坐新德里的公共汽车,但他们俩在车上受到了五名男乘客的攻击,之后Jyoti被轮奸。Jyoti曾经到Safdarjang医院接受治疗,并接受了五天叶克膜救助。12月26日,Jyoti被印度政府送往新加坡接受进一步治疗,并于12月29日因抢救无效死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