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仙逝 普通版画价翻番

展览由文化部主办、故宫博物院承办。故宫博物院从吴冠中捐献给香港艺术馆、上海美术馆、中国美术馆、北京鲁迅博物馆的藏品中借调了四十多幅精品,与27日吴冠中向故宫博物院无偿捐赠的油画长卷《一九七四年・长江》以及水墨作品《江村》《石榴》等三幅作品一起集中展出,为广大观众提供一次艺术盛宴。
 

画价惊人

江南古居-漆画

图片 1

87岁的吴冠中是我国当代美术史上占据重要位置、深受人民尊敬的艺术家,多年来先后为国家和各公立机构捐出一百多件艺术珍品,以实现“要把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捐给国家”的心愿。

生前最后一幅作品“贺年虎”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27日来到故宫博物院,参观了正在这里举行的“奉献━吴冠中历年捐赠作品汇展”。
图片 2

饱受困扰曾自言“不想做画家”

 

2009年1月15日,上海美术馆举办《我负丹青——吴冠中捐赠作品展》,共展出160件吴冠中捐赠给上海美术馆、中国美术馆、新加坡美术馆、香港艺术馆和江苏省美术馆五家海内外公立美术馆的重要作品。此后不久,吴冠中向中国美术馆捐赠36幅作品。

《吴冠中捐赠作品汇集》大型画册同时出版发行。

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著名画家高云曾在多个艺术场合与吴冠中碰面。令高云印象深刻的是,吴冠中不仅为人低调、朴实简单,而且他从不讲套话,都是直抒胸臆。在他将作品捐赠上海美术馆、中国美术馆的开幕式上,他也言简意赅。他说,“今天,我就讲49个字”,那就是49个字,一个字都不会多;他说:“今天,我讲三句话”,就真的是三句话,一句话都不会多。而这种高度的浓缩性、提炼性,在他的艺术作品中同样有鲜明体现。比如早期的画作《水乡》,“黑的屋顶白的墙,江南民居的典型风格,他用极其简练的笔触,高度概括、凝练又传神地表现出来,可以说抓住了要害。”高云认为,吴冠中的最大特点是把西方艺术和中国艺术在本质上进行了把握和融合,在掌握了各自精华后通过自己的提炼形成独特的面貌,“他的艺术是开创性的、启迪性的、引领性的,会在中国美术史、尤其是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占据很高的位置。”

薛亮称,“吴冠中是当代美术界一个泰斗级人物,他毕生从事绘画事业,为东方绘画的发展开拓了很多可能性,给后人以很多启发。他融合了东西方文化中比较优良的基因,加上他个人的天才,进行了能动的有机的组合和改良,创造出了他自己鲜明的符合我们时代审美的风格化的作品”。尤为难得的是,他无论逆境、困境,“始终保持一颗艺术的赤子之心,即便到了晚年,他仍然保持旺盛的创造力和具有很高深度的艺术思辨能力,艺术创作的火花四溅”。这样一位“为艺术理想奋斗了一辈子的人”,即便艺术观念上有过激的东西,“也不乏中肯之论”。

著名画家吴冠中去世 生前捐赠画作价值连城

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著名油画家陈世宁听到吴冠中去世的消息,非常震惊,叹息道,由吴老题名的“江南如画”油画展画册还没来得及给他送去,本想过几天去拜访他的,“他是当代中国最伟大的画家,最了不起的画家”。

在去年苏天赐的北京遗作展上,吴冠中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人都是要走的,有的人走了没留下任何东西,有的人留下了脚印,苏天赐留下了深深的脚印”。而在陈世宁看来,吴冠中留下的岂止是深深的脚印,“他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在中西融合这条路上,他走得很远,很有成就,在他之后,会有更多的人走上这条路。因为我们是油画家,所以要把西方地道的油画学到手;又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所以要画出中国味道的油画。”

图片 3

《长江万里图》

孔祥东表示,虽然吴老的作品价格是有专门机构幕后操作,但后来也一直能为市场所承认,是因为吴老拥有独到的艺术思想,他的艺术成就担得起这样的价格。“吴冠中致力于西画与中国画的交融。而且吴冠中敢讲真话,他的‘取消画院、取消美协’的建议很有道理。吴冠中还提出了‘笔墨等于零’,是指脱离了具体画面而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这些观点我认为相当有价值。”

吴冠中逝世之后,他的原作真迹究竟能升值多少?对此,记者采访了成都资深收藏家方先生,他说:“仅以吴老的版画为例,两年前吴冠中的普通版画大概10万元左右,现在已经起码翻了一倍。吴老去世,他的所有作品肯定还要继续增长。”2007年底,四川美术家画廊举行了一次规模不小的吴冠中版画展,由于参展作品全是大师原作1:1比例的签名版,当时这些版画的价格也不算太贵,所以展览期间销售出去不少。成都收藏家方先生就是那时收了吴冠中的《交河故城》和《紫藤》版画,他说:“《交河故城》是吴老一生中最经典的画作,曾拍出4070万元的天价,而该作品的版画印了99张,当时在成都卖10万一张,现在已经涨到20万了。《紫藤》号称印了99张,但实际上只印了50张,所以稍贵,当时是12万,现在也有20多万了。”

4070万元

2001年,时为南艺美术学院院长的陈世宁初会吴冠中,这位为艺术奋斗了一生的老人正在招博士,看了陈世宁的作品后,他非常高兴,说:“好,你到北京来,我们一起杀出一条血路”。但去年再见面,吴冠中竟凄然说出“我不愿意做画家,我也不愿意别人把我当画家”,可以想见,他放胆直言后所遭遇的精神压力。

与不少人认为吴冠中油画胜过国画的看法不同,薛亮认为其油画“未脱掉技巧概念,反而是其彩墨画,笔墨的挥洒间表达了他内心的世界,和对外部世界的认识。”吴冠中晚年画的很多半抽象作品,薛亮认为很有探索性,“可惜天不假年,这是中国美术界的一大损失。中国美术从此失去了一个引路人,一个很好的精神导师。他的作品、他的艺术必将在中国艺术史上留下极其重要的一笔”。令薛亮尤其尊敬的是,吴冠中把毕生精品都捐献了出去,“这样的情操,不是一般艺术家所能达到的。”至于他的一些炮轰言论,他认为背后有人在推动、炒作,但“吴冠中是正派人,他口无遮拦,有话直说,不要用俗人的眼光看他。”

拍出5712万元

图片 4

融汇中西被誉“美术界泰斗”

2008年,吴冠中把得意之作《一九七四·长江》捐赠给了故宫博物院。

作于1974年,长5.09米。这件油画长卷集合了上世纪70年代吴冠中油画创作的所有典型的技法和构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