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徐落马债券门发酵 疑交易对手涉案被查

  本报记者 曹元 深圳报道

图片 1图为万家基金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基金经理邹昱(左),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杨辉(右)。

  “‘代持养券’是机构间的行为,如果要查,也是查的公司,而非个人。况且债市目前仍处在牛市,市场流动性好,不存在代持养券爆仓的可能。”对于近日愈演愈烈的债券违规事件,深圳某基金公司债券基金经理表示。

  早报记者 忻尚伦 施颍楠 张飒

  4月15日晚,万家基金的基金经理邹昱被调查一事传开,媒体猜测四起。其中一个猜测就是邹昱的交易对手“代持养券”爆仓,进而向央行汇报此事,引发央行汇同公安部调查。

  越来越多的信息显示,一场由中央高层发起的、针对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丙类账户”的核查,正在席卷整个债券市场。

  4月17日,传出齐鲁银行金融部徐大祝被公安机关调查拘留让事件距离真相又近了一步。深圳一家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分析称,此事最可能的是通过丙类账户利用一二级市场价差套现,这当中需要银行的内部人员紧密配合,否则不可能成功,徐大祝可能就是配合邹昱的人。

  昨日晚间,中信证券相关负责人向早报记者证实,该公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杨辉已经被公安机关带走,中信证券称其是“因为私人原因”被带走;同一天,万家基金固定收益总监邹昱也已被证实因个人行为被公安部门调查。

  据业内透露,通过丙类账户套现的利益链一旦形成,很难被外界发现。“某种程度上,这是利用债市的制度红利来套现,如果不是内部人,不可能知晓水下的隐秘合同。”

  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场从去年底开始进行的“肃清”运动范围涉及银行、券商、基金等各类金融机构,“牵涉入内的人员或有更多。”据悉,参与此次调查的部委包括了审计署、公安部、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和银监会等。

  深圳另一大型基金公司人士透露,邹昱事发是内部分赃不均遭举报。

  缘起万家利B蹊跷下跌

  人之间还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联系。如江苏银行2009年发债时,分销商齐鲁银行的徐大祝是经办人、邹昱履职过的南京银行是分销商;邹昱所在的万家基金股东是齐鲁证券,和徐所在的齐鲁银行同属山东国资旗下。

  这次监管层严查债市被公众所知,源自一只基金的蹊跷下跌。

  另有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推测:“债券交易是一个封闭圈子的交易,交易都需要对手方的配合,作为对手方邹昱和徐大祝应该认识。”

  4月15日,万家基金旗下分级基金里的杠杆债券基金万家利B(150038),在债市基本面完好的情况下,午后2点之后突然放量大跌,收盘跌幅2.84%。当天上证指数下跌1.13%,万家利B的跌幅超越了不少股票型分级基金。此外,相较此前每日约几百万元的成交额,当日成交近1亿元的万家利B明显遭遇机构投资者“砸盘”。这一诡异的表现引起市场高度关注。

  这位基金经理认为,如果邹徐是因关联的事情被调查,其逻辑可能是二人设立丙类账户,并配合套现。

  随后在15日晚间有消息传出,该基金放量大跌缘于其基金经理邹昱被监管部门调查。

  据了解,去年年底审计署就有官员刘升华对丙类账户的异常交易产生警觉,并在审计署网站公开发表论文进行监管方面的探讨。

  邹昱被视为万家基金的“核心人物”,此前管理3只债券基金,包括万家添利分级债券基金(编注:为封闭式基金,封闭期间,
稳健份额的万家利A自基金合同生效日起每满半年开放一次申购赎回,积极份额的万家利B在深交所上市交易,封闭期届满后,万家添利转为LOF,即上市开放式基金)、万家岁得利债券基金和万家14天理财债券基金。

  根据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债券托管账户开销户规程》规定,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设置甲、乙、丙三种债券一级托管账户。

  到了16日上午,万家基金首先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关于更换基金经理等事项的说明,称邹昱“因个人原因”无法履行基金经理职责,基金经理朱虹、孙驰将接管邹昱所管理的3只基金。万家基金新闻发言人兰剑对早报记者表示,邹昱自11日起即未到公司上班,公司在综合这一反常现象及市场传言后对其他基金经理做了临时授权,并于15日向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提交了基金经理变更材料。对于邹昱是否因违规代持被调查,兰剑称,“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状况,我们也在了解。”

  只有具备资格办理债券结算代理业务的结算代理人或办理债券柜台交易业务的商业银行法人机构可开立甲类账户;否则可开立乙类账户,也可开设丙类账户。其他机构要进行交易必须设立丙类账户。但区别是,丙类账户不能通过中央债券综合业务系统联网交易,必须通过结算代理人交易。

  早报记者昨日拨打邹昱电话,其已经关机。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前三季度通过结算代理人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的丙类账户共7899个,占银行间债券市场全部投资者的71%;而非金融机构投资者为6549个,占债券托管丙类账户的83%。

  16日下午,万家基金再度于微博发布回应称,“公司截至目前并未接到任何监管机构的调查。邹昱因个人原因暂时无法履职,只涉及个人问题,不牵扯公司其他人员。邹昱本人目前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行为还有待核查。”

  前述深圳某基金公司副总称,丙类账户一般可以找甲类账户垫付资金。于是乎,如果邹昱开设了一个丙类账户,获得甲类账户承销的债券,然后找甲类账户垫付资金购买,转而卖给二级市场的丙类账户即可套走中间差价。实现空手套白狼。

  直到16日晚间8时30分,万家基金再度向媒体发来声明,表示公司仍未接到相关部门对邹昱问题的任何法律文件或正式通知。而经最新了解,邹昱因个人行为正在被公安部门调查。声明并称,邹昱与万家基金的劳动合同已解除,对邹昱的调查与万家基金无关,与该公司其他人员亦无关,目前没有针对万家公司和公司其他员工的与此事件相关的调查。

  “这当中,邹昱必须要和银行的高层有密切关系,非一般基金经理就能完成。”这位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表示。而徐大祝符合邹昱可以合作交易的一切条件。

  万家基金并称,经初步了解,邹昱在任职期间,未发现有损害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的行为发生。此外,公司经营和基金投资运作正常进行,本公司旗下基金的申购赎回业务正常办理。兰剑称,万家旗下基金4月15日赎回总量约在“十几亿元”,公司管理资产总额300亿元。而16日的赎回金额尚未统计完成。

  丙类账户的密码

  而从万家利B昨日在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
16日万家利B低开4.57%,最后收涨1.58%。全天成交创出2.7亿元的天量,换手率达62.58%。

  公开资料很难查到邹昱和徐大祝之间有密切交往,但他们都是债市老江湖。他们公开出现在媒体上是2007年4月,当时农发行2年期金融债,票面利率较高,还是南京银行(601009.SH)债券交易员的邹昱和还是济南商业银行的徐大祝都对此事发表了看法。

  中信证券杨辉早已被调查

  邹昱说:“一级市场利率走高并不意外,紧缩预期加重和资金面抽紧的情况下,短期仍将维持弱势格局。”

  起初,“邹昱事件”被视作个案,直至16日晚间,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亦证实被公安部门带走,才引起更大关注。

  徐大祝则认为:“目前市场很迷茫,不少机构处于观望状态,一些不急于拿的债券就等等看。”

  中信证券昨日向早报记者表示,杨辉确因“私人原因”被公安部门带走,不涉及公司;中信证券表示,并不清楚杨辉被带走是“核查”还是“协查”,《财经国家周刊》援引“接近杨辉的知情人士”的话称,杨辉一个月前已经“进去了”

  6年过去,2013年4月对这二人而言都不平静。6年后,两人都小有功名。邹昱2008年4月离开南京银行进入万家基金,从基金经理助理做起,一直做到了固定收益部总监。

  据一券商人士表示,杨辉或涉及一级半市场的“利益输送”问题。

  济南商业银行改制成齐鲁银行,徐大祝也升至金融部负责人。

  所谓利益输送,是指在债券交易过程中,双方协定了比市场正常估值更高一点的价格成交,而多出的价格则由交易双方平分;或者是在一级发行市场上,通过人脉获得较低的价格,然后在二级市场上卖出。

  但二人都未离开债券市场。两

  据该券商业内人士透露,杨辉在中信证券主管研究,并不参与日常的交易工作。“这个消息近一周在北京券商业内已经传开。一在中信证券的同学称,杨辉所在的固定收益部全员戒备,中信证券从上到下的管理层都在与监管层沟通。”

  还会扩散?

  公开资料显示,杨辉2002年加入中信证券后组建了一支研究团队,并申请将“债券销售交易部”更名为“固定收益部”,大力发展资本中介和国际化业务。2011年,杨辉获得“全国金融青年五四奖章”。

  在徐大祝传出被批捕消息后,债市参与者们的心还在悬着。

  巧合的是,邹昱涉案的范畴也被指是债券违规交易,涉嫌利益输送。

  市场传言有各种版本,多家机构均被卷入。记者联系十余家券商、银行及基金公司,行业间对邹昱被调查流传着各种版本。某银行债券交易员就称:“听说四大行中的一家也涉及邹昱案。”

  一位接近邹昱的人士对早报记者表示,邹昱这次“摊上的大事”涉及违规代持养券。

  另有上海一家券商的资管总经理称,邹昱之前所在的南京银行被怀疑为涉案对象。该行在债市上非常激进。其债券资产占总资产比例多年来保持在1/3左右,是上市银行中债券占生息资产比重最高的。

  所谓代持,是指投资机构以现券方式卖出债券后,跟交易对手私下签订协议,在将来某一时点以接近当初成本价重新买回该笔债券。以买回债券的期限进行划分,期限较短的称为“代持”,不断滚动续作、期限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称为养券。

  南京银行也盛产债券基金经理,中欧基金[微博]聂曙光曾任该行债券分析师。中银基金王妍曾任该行金融市场部债券交易员。

  业内人士指出,代持在业内非常常见,这主要是由于中国缺乏衍生工具,不能轻易放大杠杆。债券代持相当于变相的杠杆,以券商自营盘为例,买入债券,找人代持后获得资金,继续买入债券找人代持,1亿元的资金可以放大到几亿,获得超额收益。为了让业绩看起来漂亮,可能就有基金公司将目光转向债券代持。一位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对早报记者表示,债券市场最合规的杠杆操作是质押式回购操作模式,又称“协议买断式回购”,如果是为了应对流动性,做正规的质押式回购,将净值波动计入表内,那么本质上是可以做的,风险很低,在业内也非常常见。但如果是为了放大杠杆,债券从基金资产的表内转移到表外,而这部分资产在回购前并未纳入估值,游离在监管之外,而买入与卖出的价格偏离又很大,那么对基金而言是个很大的风险。

  记者为此致电南京银行证券事务部,但始终无人接听。另有消息称,国泰君安资管亦有涉案。但该券商多人对本报记者表示没有听说此事。

  一业内人士表示:“(单纯)查代持是没有依据的。它就是一个正常的交易行为,是以合约的形式规定了他在什么时候以什么价格买回。在没买回之前,你怎么去查?你没法查。除非价格极度偏离。”另外他还表示,对于价格严重偏离估值、也无任何合理原因的频繁交易的丙类户,央行一直在查,“因为这个行为是纯粹的一二级市场套利行为。”

  对于资产管理公司而言,对丙类账户的监管存在死角。前述某基金公司副总经理称:“对债市的交易监管要比股票交易监管还难。”“我们正起草让基金经理和交易员签署承诺书,暂没有想到其他好办法。”

  一位基金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是一般的违规代持行为,最多就是证监会出具警示函,而闹出这么大动静多半是涉及基金经理在其中获取私利,属于违法行为。譬如利益输送,或者行贿受贿。据正义网消息,某国有大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宋立新,就因为把债券以低于买入价的价格出售给指定方,实现利益输送,并收了140万美元的回扣,最终在2011年被北京市一中院以受贿罪,判处死缓。

  审计署刘升华则提出,将丙类账户纳入有关监管部门直接监管范围。

  涉案人数或还会增加

  而随着记者采访的深入,这一事件的全景逐渐清晰。

  “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引爆的两个事件,之间并非是孤立的,”一券商固收部门人士告诉记者。

  数名债券业内人士证实,央行已从4月份开始正式对银行间市场进行大范围的核查,持续时间在一个月左右,证监会也已经介入。“该次调查得到了中央高层的高度关注。”该人士说道。而据一股份制银行的债券交易员介绍,审计署从去年年底开始率先着手进行调查,并联合了银监会。

  经数名固定收益投资经理确认,此次核查主要针对的就是“丙类账户”,而杨辉和邹昱在违规操作过程中,不排除就是使用了“丙类账户”来实施的操作。

  知情人士称,核查的起因,则是“丙类账户”在债市操作过程中,导致银行出现了损失,有数个银行去年向监管层“告了状”。去年富滇银行的倒券风波一案曝出的丙类账户问题,也或是监管层展开调查的原因所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