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少林寺关系不大

        菩提达摩在登封少林面壁九年,首传禅宗。我用九年读完义务教育,实话说,没觉得他这比我用处大。
        今儿主要是课外阅读,其一是这电影真看不出什么新意来,除了你硬要说曹蛮是爱着侯杰的;其二是我对各类生冷知识有着炙热的兴趣,为了充实自己?不是,是为了装B。
        这个禅宗只是大乘中的一系,佛教分大乘、小乘,大概相当于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体系上分藏传(就是喇嘛)、汉传和南传。再往下派系就多了,有禅宗、密宗、净土宗、华严宗、律宗、天台宗等等,快赶上基督教乱套了。追溯其因,利益而已,和平是人类最不自然的状态,有人的地方总会有纷争。毕竟看破红尘的不是这些剃了头的,而是那些跳了楼的。至元十九年,明太祖游历紫金山,禅寺住持与他讲禅说:“镜忘心自灭,心灭镜无侵。人生虚幻,得此境界可享太平。”太祖抽剑往他脖子上一架,当时就瘫了“你是要杀我?还是要睡我?”,太祖说:“如天下太平,谁愿游侠,如尔等人,终日饱食,只是妄谈心境,苟且偷生,可耻!”是夜,回房挥毫墙上“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痛快!这一幕的意境像极了侯杰第一次登场所说的:“我不杀他,仗继续打,这才是杀孽”。所谓佛不过就是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而已,佛能渡人吗?影片已经告诉我们了,佛不能,馒头才能。南朝佛学最盛,杜牧曾诗“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你看南朝什么样儿,宋、齐、梁、陈加起来才一百六十九年。这东西帝王不能信,信便亡国,唐时佛学也兴盛,但你说这些帝王真的信吗?太宗弑兄杀弟,武曌任用酷吏,你说他们信佛?说他们信法轮倒有可能。这是老百姓信的东西,还得是没什么用处的老百姓,社会主义螺丝钉不行,你家马桶堵了,水管工对你说“你来到这世界就要接受人世的苦谛,你经历的种种只是幻象,我们佛家称之为无实,所以这马桶中亦是无屎。”你说他不抽马桶,你不抽他吗?
        华夏的文化是阔达博大的,它有着恐怖的包容性。蒙古占领了我们,他就变成了我们;女真占领了我们,他就变成了我们。佛教也是一样,被我们儒化的面目全非。我要说观世音菩萨本是男儿身,是不是挺多人得晕?但实情就是如此,《华严经》中记载:“勇猛丈夫观自在”。这性是元朝时候管道升给变的,动机不详,可能就是单纯的更年期烦躁。管道升这名儿有点爷们,实际上是一娘们。她是赵孟頫的老婆,书画双绝。最为后人津津乐道的是她为阻拦老公纳妾所回的《我侬词》,就是“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那首。画完女观音之后她顺手写了本《观世音菩萨传略》作家谱,算是拍板了,你说这事儿上哪儿说理去。再就是这个“荤”字,你翻《戒律广本》,里面没有出家只能吃素的规定。这个字在佛经里读“xún”,就是吃完了熏人的蔬菜,《梵网经》里具体为五辛,就是大蒜啊、葱啊这类的。不让吃肉这个规定是梁武帝萧衍定下的,这孙子爱好就是出家,成天往同泰寺跑,然后讹朝廷钱给庙里,说是赎自己,给寺里募集了不少资金,估计当时大臣们和净空一个想法:超度他。释永信可能就是看完这段历史,一拍大腿心说有戏,然后才张罗少林寺上市的。虽说没六,但梁武帝佛学还是有些造诣的。一部《大般涅经》烂熟于心,经书中写“戒杀生”,他就给办彻底了,肉都不让和尚吃了,从源头上断绝需求。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市场是由供需构建的,想要创造收益一定要培养客户需求,他没需求你就喝西北风了。以后再有人跟你说佛祖说“食肉者堕阿鼻地狱”的时候,你就可以告诉他佛祖说的是外语了。这都是边角料,最大的改革是佛学中加入了孝道的概念,这个也是儒化后的结果,梵文原籍里是没有孝的概念的。因为佛教是讲求出世的,你要出家脱离红尘,此后你大舅你二舅都是木头,和你无关了,这个韩愈批佛的时候也提到过。但不加这个孝字没法开发市场,汉朝时中国便讲究“以孝治天下”,郑庄公他妈想弄死他,他还得挖地道去尽孝道呢;曹操诬陷孔融的时候,第一条罪就是不孝,第二条才是谋反。所以这帮所谓出家人为了营销客户,在后汉时又编纂了个《父母恩难报经》,把孝道加进了汉传佛教,也不知道这名儿谁起的,真没文化。可气的是明明是后编的,这帮号称不打诳语的秃头还腆着脸在那儿曰佛祖说,说你大爷啊。在传入中土的过程中,佛经不但加入了很多东西,也删减掉了很多东西,例如比丘尼弟子莲花色的乱伦,这个口味太重,不适合青少年观看,严重影响社会和谐,就被广电总寺剪掉了。同时译者用自己的观点扭曲原文的情况也屡见不鲜,人家明明是黑社会吧,到内地来结尾非得加个“对不起,我是卧底”。
        所以说这个东西相当于干红兑了雪碧,你再当好东西喝就有点没劲了。现在也有很多小孩拿这个标榜自个儿另类的,我学佛的,我多特啊;我人格分裂,我多特啊;我偏执狂,我多特啊……是特,特傻。但这个都比真去信可取,而且比留着长头发,拨拉破吉他难度系数低。
        再说说小谢这个反派,演反派真的是要功力的。谢霆锋确实是一个很拼命的艺人,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你很努力的学钢琴,练到二十多岁可以弹个肖邦什么的,回头看看莫扎特,孩子五岁就作曲了,码时就想把琴砸了。
        曹蛮这个人物属于那种很傻很天真的类型,感觉上这是个陈友谅一般的人物。陈友谅的大哥叫徐寿辉,那是六百五十一年前的一个夏天,那一年小陈四十,小徐也四十。陈友谅把徐寿辉约到了采石,果断的干掉了自己的大哥,然后厚颜无耻的立年号为大义,这架势就我是流氓我怕谁啊。哥们,反派不是这么做的。你看李宗吾,洋洋洒洒一本《厚黑学》,最后落得什么下场。那些骂“厚黑”无耻,辱没斯文,回头给老师拎包、打同学小报告的才是极品!极品一定要满口仁义道德,维护世界和平,没人的时候才去干偷井盖、放人车胎气这种勾当。这个极品不是坏,反派也不是。我相信荀卿的人性本恶说,嗷嗷待哺、混沌无知时,两个婴孩会去争夺一个乳头而不去管另一个死活,本性而已。往开了说,正是这种本性使社会得以进步,用《华尔街》中戈登的话总结就是“贪婪是个好东西”。曹蛮这事儿办的错了吗?不过是想吃顿饱饭,穿件不带补丁的衣服,让八十的老母吃顿肉,七岁的孩子有书读。你看《黑暗骑士》里的小丑,那才是坏呢,我啥也不图,就是贱得慌。
        曹蛮错就错在技术不足,傻坏,或者说坏傻了,非得一口吃一个胖子,多少个故事告诉我们:凡事切勿急功近利。所以我以为,酒要一口一口地喝,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迈得太大,会扯着蛋。

菩提达摩(英文:Bodhidharma;?~536,另说532、528)达摩通称达摩,是大乘佛教中国禅宗的始祖。他生于南天竺,刹帝利族,传说他是香至王的第三子,出家后倾心大乘佛法,出家后从般若多罗大师。南朝梁·普通年中(520~526,一说南朝宋末),他自印度航海来到广州,从这里北行至北魏,到处以禅法教人。据说他在洛阳看见永宁寺宝塔建筑的精美,自言年已一百五十岁,历游各国都不曾见过,于是“口唱南无,合掌连日”(《洛阳伽蓝记》卷一)。他是南天竺国香至王的第三子,刹帝利种姓。他的名字原本叫菩提多罗,成年之后依照习俗更名为达摩多罗,是印度禅宗第二十七代祖师般若多尊者的大弟子,成为印度禅宗第二十八代祖师。

菩提达摩自小就聪明过人,因为香至王对佛法十分虔诚,因此从小菩提达摩就能够遍览佛经,而且在交谈中会有精辟的见解。般若多尊者在游历天竺国时,一路弘扬佛法教化众生。菩提达摩被般若多尊者普度众生的理想,以及丰富的佛学智慧所吸引,就拜在般若多尊者的门下,成为禅宗的门徒,而且发愿要将当时印度分裂的佛法思想统一起来,使佛法在印度重新振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