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黑人男医生或越来越少

美黑人男医生或越来越少

弯兔123/译)1997年,当我还是波士顿哈佛医学院的一名研究员时,有一天在距离教学医院大楼只有几个街区外的地方,有人发现一名非裔少年死于哮喘发作,他死亡时手里还握着他的药物吸入器。

图片 1

在美国,少数族裔人群在哮喘或癌症等疾病上有更高的发病率,但他们得到的医疗条件却更差。与健康状况类似的白人相比,少数族裔接受心脏搭桥手术或接种流感疫苗的比例更低。还有一点不那么为人所知的事实是,很多药物作用于欧洲人种时会比作用于其他人种时更有效。有一类治疗哮喘的药物(长效β2受体激动剂)用在非裔美国人身上甚至会造成更高的死亡率。

在所有种族和性别中,黑人男性在医疗训练项目中的接受度最低。

白人以外的人群在用药时会遇到更高的风险,这是因为研究人员并未在这些人群中进行大量密集的研究。另外,针对少数族裔人群的基础医学研究也很缺乏。不论从伦理还是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在进行临床和基础研究时考虑不同人种都是必要的,整个科研的基础架构与方法也应该做出相应的改变。

图片来源:Pete Marovich/Bloomberg via Getty

我的母亲是墨西哥人,她是一位过度辛劳的单亲母亲,努力学会英语并且考入大学。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很大部分时间在一个代理监护的中国家庭中度过。我的摔跤教练是一位非裔美国人,他也是1984年美国奥运会摔跤队的成员,他是我的良师益友,对我来说就像父亲一样。后来,在我读医学院时,我与几个犹太学生同住。这些经历都促使我思考不同种族医疗条件不平等的问题。

尽管美国的多元化举措试图增加少数族裔在科学和医学领域的代表性,但从事此类职业的黑人男性比例已达到历史低点。1986年,57%的非洲裔美国医学院毕业生为男性,但到2015年,这一比例已降至35%,尽管黑人毕业生的总数有所增加。

就在波士顿的那位黑人少年因哮喘死亡那年,我和同事们找到了一种与哮喘有关的基因变异。这个基因的功能是在人体内产生白细胞介素-4,这是一种能在细胞间传递信息的蛋白质,用于协调人体内的免疫与炎症反应。在我们对772位对象进行的研究中发现,这个基因变异会降低人体的肺功能,携带变异的白人患者会产生更严重的疾病。在黑人儿童中,被诊断患有哮喘或死于哮喘的比例比白人儿童更高,但是只有极少数黑人患者被纳入我们的研究,因此我们缺乏足够的数据支持,无法确定这种基因变异与黑人哮喘发病的关联。不过,我们发现这种基因变异在黑人中出现的概率比白人高40%。这样的结果促使我开始思考,除了环境与社会因素以外,基因的差异是否也是不同人种健康状况差异的重要原因。

考虑到种族主义和歧视的程度,“黑人男性很难取得进步”,法明顿康涅狄格大学外科学家Cato
Laurencin说。Laurencin主持了去年11月由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院以及科布研究所(华盛顿特区一个旨在提供消除医疗差异和种族歧视策略的非营利组织)召开的关于该问题的研讨会。

就在我们进行研究的同一年,美国疾控中心(CDC)发布的数据显示,在美国东北地区拉美人社区的哮喘发病与死亡率是美国西海岸拉美人的3倍。我对此的第一想法是,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可能是波多黎各裔(主要居住在美国东部)与墨西哥裔(主要定居在美国西部)的基因差异。在这一想法的促使下,
1998年我在波士顿、纽约、旧金山三地进行了拉丁美洲裔哮喘基因的研究。在一项试验中,患有哮喘的儿童在接受标准治疗后被要求通过仪器进行呼吸检测。结果显示,影响药物治疗效果的最重要因素不是年龄、性别或疾病严重程度,而是种族。常规的哮喘药物作用于波多黎各人时的疗效不像对墨西哥人或黑人那样显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