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究生难舍旧爱海归男友杀死“情敌”

图片 1

  原标题:长沙18年前富商被撕票案最后的嫌犯受审,三同伙已执行死刑

  • 有奖调查:参与教育APP使用调查赢iPhone6 plus
  • 有奖测评:寻找中国最好的教育APP(中小学类)
  • 投票:2014中国教育盛典各大奖项投票进行中
  • 资讯:教育2014“中国教育盛典”盛大启动
  • 2014年11月27日 北京富力万丽酒店

  “我只商量怎么绑架,没说要杀人。”12月7日,湖南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面对长沙检方的指控,嫌疑人郭某辩称。

图片 2嫌疑人与妻子的合照

  18年前,长沙一名企业家被绑架后惨遭撕票曾震惊全城。涉案的嫌疑人中,3人很快被捕,而郭某却逃脱,改名换姓,成了商人

“带两名嫌疑人。”审判长话音刚落,百余人的目光转向法庭大门。

  如今,被捕的3人已被执行死刑,郭某也面临法律的严惩。

大门推开,嫌疑人冯某某和杨某夫妻俩被法警押解进入法庭,脚下的铁链“哗哗”作响。

  时间回到1999年11月2日,长沙市天心区白沙中路59号,一栋居民楼的2楼突发大火。浓烟与火光中,一男一女站在窗户前呼救。目击者称,男子的双手被绳子捆住,女子穿着睡衣。民警冲进房内后,救出女子,但男子早已身亡。

从今年2月3日案发后,历时8个多月,嫌疑人与死者家属第一次相见,一直瘫坐在刑事附带民事原告席的周某母亲站了起来,高喊着“还我儿子……你们还我儿子。”

  经调查,这是一起绑架撕票案,被害男子是长沙一企业的董事长文某,一同被绑的还有他的情人许某。案发后,警方很快抓获了文某的司机伍某等3名嫌疑人,还有一名嫌疑人郭某却逃脱了。18年间,实施绑架的3人均被判处死刑,并已执行。而郭某改名换姓,成为安徽宣城一名成功商人。近期,郭某自驾游到长沙时被警方抓获。

冯某某和杨某,均为28岁,都是研究生学历,西安人。丈夫冯某某曾于2013年在加拿大经营软件公司,而妻子杨某曾在西安一家知名房地产公司担任建筑设计师。二人因涉嫌故意杀害一名研究生,于2014年2月7日被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刑拘,3月13日,经西安市长安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华商报曾于7月7日A12和A13版对这起“由三个硕士制造的悲剧”进行报道。昨日上午10时45分,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开庭审理。

  2017年12月7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郭某涉嫌绑架罪一案。同时,文某的长女文女士从澳大利亚回国,提出66万余元的民事赔偿诉求。本案未当庭宣判。

>>检方指控

图片 312月7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犯罪嫌疑人郭某在法警押解下走进法庭。潇湘晨报

受害者遭电警棍殴打刀捅 被沉入水库

  指控

昨日庭审中,检察官向法庭宣读了《起诉书》:冯某某和杨某两人在大学期间确立恋爱关系,冯某某在加拿大留学[微博]期间,从杨某处听说她在西安上研究生期间与同学周某发生过关系后,冯某某非常气愤,产生要教训周某的想法。

  曾多次谋划绑架

2013年6月,冯某某与杨某领取结婚证。冯某某购买电警棍等物品欲见周某未成。

  据悉,伍某因与文某产生矛盾,一直怀恨在心。长沙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称,同年8月起,郭某便与伍某多次谋划,试图绑架文某。为此,郭某纠集林某、王某参与绑架。随后,伍某向郭某、林某指认了文某及其车辆,还出资让林某、王某准备刀、尼龙绳、胶带纸、白纱手套等工具。四人商定,由郭某、林某、王某三人先守在许某住处,待文某来开门时,三人冲进去将文、许二人控制,逼文某拿钱。钱到手后,再将两人杀死。

2014年1月下旬,冯某某回国准备与杨某举办婚礼时,得知周某从深圳回到西安。

  同年11月1日中午,伍某得知文某从北京回长沙,便打电话告诉郭某等人,四人再次共同谋划。起诉书中强调,在谋划中,郭某提出由伍某敲开许某的房门。等门开后,郭某等人冲进去控制许某,然后三人藏在许某的房间,等候文某。经郭某再三劝说,伍某同意敲门。伍某还要求,等拿到钱后,要将文、许两人杀死。郭某三人同意。

冯某某于今年2月2日找到大学同学邱某(案发时为在读研[微博]究生,另案处理),请邱某帮忙教训周某,邱某答应了。

  作案

同年2月3日中午,冯某某驾车拉着杨某、邱某来到高冠瀑布东门停车场,经预谋,由杨某约周某在高冠瀑布见面。周某同意后,冯某某驾车与邱某来到与杨某约定的小树林内等候。

  抢走钱财后撕票

2月3日18时许,杨某与周某到达约定的小树林后,冯某某与邱某上前将周某打倒在地,冯某某分别用电警棍、铁锹在周某的头颈等部连砍数下,电警棍、铁锹均被打断。冯某某又取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在周某身上连刺数刀,致周某倒地。

  “当晚八点多,我听到敲门声就问是谁,对方说是老伍。”许某曾在证言中表示,当她开门后,三名男子突然从门外冲进来,将她的手脚捆住,封住嘴,抢走了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链等,并被关进房间内。

周某倒地不动后,冯某某将周某装进睡袋。2月4日凌晨,装有周某的睡袋被沉入石砭峪水库。为了转移周某家属的视线,2月5日,冯某某用周某的手机卡给周某之父发了周某被绑架的两条短信。后经法医鉴定:周某系因溺水窒息合并创伤性休克死亡。

  起诉书指控,伍某离开许家后,得知文某将去许某家,便通知郭某做好准备。当晚10点左右,当文某用钥匙打开许某房门时,躲在门外的郭某上前将文某往房里推,在房内守候的王某、林某同时将文某往房内拉。进入房间后,王某和林某将文某砸晕倒地。接着,郭某等人捆住文某的手脚,并用胶带封住文某的嘴,抢走其随身携带的钱包等物品。11月2日凌晨,郭某和伍某从抢来的银行卡中取出3000元。

>>法庭辩论

  当天上午,郭某向文某勒索钱财,文某被迫与公司会计联系,送400万元到长沙通程大酒店2219房,但公司会计却误听成40万。当钱款送到后,林某进入2219房将40万取出,交给郭某,郭某告知林某、王某杀害文、许两人,并焚烧现场,携带40万元赃款逃至湘潭。

是故意杀人还是绑架杀人

  林某随后购买汽油和蜡烛返回现场,王某用刀捅刺文某的颈部、腹部各一刀。随后,林某、王某把汽油淋在许某房间,纵火后逃离现场。

在对杨某的庭审环节,杨某当庭向刑事附带民事原告席下跪,并哭诉“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害他。”杨某说,她和周某的感情很好,但之所以选择冯某某,是因为她
无法割舍和冯某某12年的情感。针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杨某认为,是冯某某和邱某将装有周某的睡袋沉入石砭峪水库,自己并没有参与“抛尸”,同时,她也没有
参与到整个事情的谋划,“整个事件里我都是被动接受。”

  辩解

但公诉机关认为,杨某存在“诱骗”周某前往小树林,事发后,杨某还帮助清理了事发现场的血迹,以及帮助冯某某烧毁作案工具等行为。

  只参与绑架,不知道杀人

公诉机关认为应以故意杀人罪对两人进行宣判。

  对于起诉书中指控,郭某并不承认。郭某坚称,他只参与了绑架,对于绑架后的杀人行为毫不知情。“我和伍某是关系特别好的同学,他说老板怀疑他偷了烟,不想干了,又想搞点文某的钱。我和伍某只见过两次,商量怎么绑架,没说要杀人,就说拿了钱各自跑。”

但周某父亲不同意这样的裁定方式。因为事发后,周某父亲曾收到了嫌疑人发来的三条短信,其中,2月5日凌晨,短信称:“周×家长[微博],你小孩已经不在西安,我们只图财,不要报警,否则后果自负,给你10天准备300万,到时跟你联系。”

  “是伍某自己要去敲门。”郭某辩称,当天是林某找文某勒索400万元。拿到钱后,郭某拿了10万,就回湘潭了,没有再联系其他三人。“在火车上看到报纸后,才知道文某被杀了。后来,林某打电话说想和我一起跑,我们就一起跑到了东北,然后就分开了。”

同时,冯某某发送的“勒索”短信是周某被投入石砭峪水库以前发出的,因此认为,这是一起“撕票”型绑架杀人案。

  同案人伍某曾在供述中称,因文某要开除他,他便和郭某多次商量绑架文某。郭某找来林、王二人,四人商量至少勒索1000万到1200万,再把人杀掉。

但公诉机关认为,附带民事原告方有主观推测的嫌疑。冯某某则认为,自己并非有绑架勒索赎金。法庭要求休庭后再进行补充确认。

  “11月1日晚,我们在一起商量,郭某要我敲门,我不同意。但郭某说,只要我把门敲开,其他都不用我管。钱到手后,他们会处理掉文、许二人,不让公安机关怀疑到我,我就嘱咐他们,一定要把事情办干净。”根据伍某的供述,11月2日,郭某在电话中告诉他,一切都办好了。

针对嫌疑人是否有投案自首情节,控辩双方各执一词。

  “郭某称伍某敲门更安全,不会引起怀疑。”林某在供述中也证实,拿到钱后,郭某要他们把人杀死,再买汽油烧掉现场。王某证实,是郭某让他们撕票。烧掉房子后,林某和王某打车去湘潭与郭某汇合,各分得10万元。

>>民事赔偿

  争议

受害者亲属提出480万经济赔偿

  郭某是主犯还是从犯

周家的代理律师提出了480余万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要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