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传递!沧州一教师获资助上完大学 如今想资助他人升入大学

图片 1

本报公益策划已经持续6年,不少受助学生已有能力谢绝后续资助

本报讯
“我只是尽我的一份绵薄之力,希望在贫困中努力拼搏的孩子像我当年一样能有上大学的机会。”7月2日,沧州市第十四中学的老师张冬冬联系本报,希望寻找一位品学兼优的贫困高考考生,捐出他一个月的工资进行资助。

7月份本报推出第六季“帮助他们上大学”公益策划至今,首批已经帮助20位贫困大学生,日前,本报记者对近期报道过的贫寒学子进行了回访,发现他们都得到了一对一或者多对一的资助。连续3年参加本报助学活动的许女士告诉记者,今年自己再次联系资助过的学生时,有4名学生谢绝了后续资助,“他们通过拿奖学金、兼职打工等渠道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这真让人高兴!

据张冬冬介绍,他老家在南皮县。2009年,他以570分的高考成绩考上了华中师大。可是,他的父亲早年离世,家中只有母亲带着一双儿女,依靠几亩薄田勉强度日,就连他上大学的几千元大学费用家里也凑不齐。

“帮助他们上大学”公益策划是本报持续6年的品牌活动,自2008年开始,每年暑假,本报记者都将亲自探访考上大学的贫困考生家庭,将家庭困境和孩子渴望读书的迫切心情记录下来,通过媒体传达他们内心对上大学的强烈渴望。

正在张冬冬一家人为生活费发愁的时候,亲友在《沧州晚报》看到了资助贫困学子圆梦大学的公益活动正在进行中,就给张冬冬报了名。最终,张冬冬获得了社会爱心捐助金6000元。

今年7月,首批20位学生已获得资助,他们最远的来自庄河贫困山区,也有大连市内以及城郊的贫困学子,尽管家贫,但他们身上那种渴望用知识改变命运的求索精神让记者感动。

获得捐助后,张冬冬圆了大学梦。经过4年的勤工俭学,毕业后他回到沧州,并在市第十四中学教书育人,至今已经有6个年头。

令人欣慰的是,本报的每一篇报道都能唤起社会的关注与反馈,有很多的企业、个人都成了“帮助他们上大学”栏目的忠实支持者,每到暑假,都会主动联系本报,预约参加助学活动,为贫寒学子提供资金、助学岗位、经验传授等多方帮助。

6年中,张冬冬工作、买房、娶妻、生子。现在,他基本工资3000元左右,每月还要固定还2800元的贷款,生活压力不小。但是经过和妻子商量,张冬冬还是决定捐出一个月的工资帮助贫困学子上大学。

【回访篇】

“我想让那些帮助贫困学子实现大学梦的好心人知晓,他们曾经帮助过的贫困学子现在生活得很好,并且成长起来,开始能够为其他人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这是一种爱心传承,是对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的感谢。虽无法直接感恩他们,但我将这份助人之心传承下去,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张冬冬说,家庭贫困的农村高考考生可以直接和他联系

镜头1

八旬大爷出资捐助庄河考生

7月12日本报《儿子考591分植物人母亲流出眼泪》,报道了庄河第二高中毕业生张书翰的家庭情况:在他念高一时,母亲突患脑出血变成了植物人。为了给母亲治病,家里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但家庭的变故并没有将张书翰击垮,他以591的分数考取了长安大学,可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到来,孩子第一年的学费、生活费让家人的心又揪了起来。

昨日记者再次联系了张书翰的父亲张利,他告诉记者,陆续有十来笔善款汇到他卡里,更有不少好心人特意来家里看望,共收到善款近万元。

“有一位老大爷打电话执意要捐钱给我们,然后汇了2000元过来,问他姓啥哪里人他都不说,后来我们联系上他女儿,才知道老爷子今年快80岁了。还有一位70来岁的大妈打电话来要汇款,通过邮局邮了500元过来。而很多好心人连个名字都不留,就直接把钱交到我手里,还有人给我留了个电话,说再有困难就打电话给他们……希望书翰以后也能像他们这样,为社会做点贡献。

目前张书翰已被长安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录取,将于9月4日入学。而这些天来他每天都在外面打工,回到家就照顾母亲。

镜头2

诗尧边兼职边照顾住院的母亲

2007年1月,本报以《她用稚嫩双肩撑起一片希望天空》为题,对8岁起摆地摊贴补家用,12岁时每日早起和爸爸一起送报纸赚钱的自强女孩小诗尧进行了报道。今年,本报又以《持续关注6年的小诗尧考上大学了》为题,报道了诗尧考上大学但母亲却住院了,以及一家人为学费发愁的情况。持续六年的关注,很多好心人通过本报了解到小诗尧的成长,看到了小诗尧的微笑,也通过本报为小诗尧送来这样那样的帮助和关怀。

据诗尧妈妈赵俐回忆,是百信口腔负责人易显文帮助她联系了大连医科大学[微博]附属二院北院的专家,暑假期间,诗尧一边打工一边抽时间来照顾住院的妈妈。本报报道的第二天,就有一对年轻人去病房送上了5000元助学金,“恍惚中看到有一对小年轻进来,留下一个信封就走了。当时护士都围着我也没多留意,后来打开信封一看竟然是5000元。
”赵俐说。

此外还有宅公益团队的爱心人士去医院探望,送上了4200元的助学金,另有不知名的好心人往赵俐卡里汇了500元……所有这些都被赵俐一一记录了下来。

目前小诗尧已被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广告专业录取,9月7日报到。“现在孩子第一学期的学费算是凑够了,可算完结了一桩心事。
”谈到诗尧的学费,赵俐舒了一口气,但当问及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时,她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即使是起床都需要别人帮忙,生活不能自理,左腿踝关节的伤口一直没好,又开始流脓。另外,由于自己是类风湿患者,需要多晒太阳,现在住在3楼,希望能搬到一楼住。

镜头3

双亲患病 大三生差点停学

在本报帮助的众多学生中,张博是最特殊的一位,虽然不是新生,却同样面临上不起学的难题。
7月21日本报以《最后一年学费没着落一家人犯了愁》为题,报道了张家人接连患病,儿子张博大学学费没着落的艰难处境。

张博是大连大学即将念大四的学生,初中时父亲张顺进被诊断为胶质瘤,两年内母亲又确诊为乳腺癌,一年后张博考上了大学,夫妻俩苦苦支撑了3年,但面对最后一年的学费,一家人束手无策。

自本报报道以来,共30来笔善款涌入张顺进的银行账户里,共计58000元。张顺进告诉记者,报纸一报道后,手机就经常收到好心人往卡里打钱的提示,汇款面值不等,有两百的也有五百的,还有很多人发来问候短信。“记得8月10日那天,卡里忽然收到五千元汇款,然后有好心人打电话给我,说以后还有困难打这个电话就可以,我问他姓名,他说姓李就匆匆挂断了,具体是哪个字我都不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