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尔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父亲?

图片 1

  原标题:杭州28岁年轻妈妈离世!留给2岁儿子的视频催人泪下:我走了,希望永远带走这种病……

文风青杨

  12月7日,豆豆满27个月了。他依然调皮,可越来越聪明,他开始会一个人搭乘扶梯上上下下,开始学会看人脸色说话,但他有两个月没叫妈妈了,因为他知道,“妈妈到天上去了,住在了月亮上。”

平安夜的这一天罗一笑去世了,如此悲痛的消息让无数人为之落泪。但接下来,一幕丑剧发生了。

  豆豆是桐庐姑娘方锦的儿子。

罗尔对媒体说:“不仅仅是眼角膜,会将整个遗体捐献出去。”然而稍有占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白血病是不能捐赠眼角膜的。罗一笑是急性淋巴系统白血病,角膜和各器官是不能捐献移植的。于是,罗尔夫妇就决定把孩子的遗体捐献出来,让医学专家来进行病理研究。

  10月2日,这位28岁的年轻妈妈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而她的临终心愿是捐献出角膜、遗体和脑器官,“希望有人替我去看远方,希望我走了,也能把这种病带走。”

让我们来稍理一下罗一笑去世后的事情经过。5点多得知女儿病危,6点多走了,8点罗尔就高效率完成了从家里去医院、联系深圳大学、把遗体带走泡福尔马林、联系媒体发稿炒作的全过程。女儿尸骨未寒,请问,他是沉浸在女儿的悲痛之中,还是迅速完成自己早就计划好的作秀?

  儿子三个月大时

换成任何一个正常的父亲此时正悲痛欲绝,哪里还有心情去找那么多媒体开新闻发布会?哪里还有心情去联系遗体捐献。大多想的是入土为安。哪里还有心情写文章,女儿的身后事还心不过来呢,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么井井有条的真是罕见。

  她被查出得了不治之症

更何况普通的父母捐孩子一对小小的角膜,或一个肾脏都会哭得昏厥。罗尔,在医生告诉他孩子白血病不能捐角膜后,还不让孩子安静地安葬,让五岁的孩子做成人体标本。一般父母谁会下得了这个狠心,要知道捐给大学做成标本,一般医学院的遗体标本都是无人认领的死刑犯。明知器官已经感染不能捐献给活人,且没多大研究价值,还是同意把孩子遗体永远泡在福尔马林里。

  方锦的病发现得很偶然。

我不会去揣测人性能有多恶,但是罗尔的行为不断刷新我对人性的认知。如果他的儿子得了白血病,他肯定是愿意卖房子的。而女儿得了绝症有三套房不能卖,不仅女儿的病成了自己写作的对像,女儿的遗体成了父母挽回形象的工具,到死都没有选择的权利。罗尔生前不给女儿一套房,死后也不给女儿一块墓地。生前拿女儿骗钱,死后拿女儿骗名。

  2015年12月,她嫁去富阳湖源乡刚满一年,因为三个月大的儿子感冒住院,方锦在病房里陪护,却突然发现自己腋下有个硬块。“我就说去拍B超检查下,结果发现确实有肿块,但当时富阳的医院也不能确诊是什么病。”丈夫陈忠(化名)回忆说。

给罗尔打抱不平的主有两个观点:一是人家女儿病了,你愿意捐就捐,不想捐就不要说话。问题是这是一个公共事件,就好比高速公路上的应急通道,是留给真正有需要的车辆的。如果人人都想在那里停车,应急通道就作废了。二是她女儿都病成那样了,你怎么还说他。女儿是女儿,父就是父亲。不要把这两者绑架在一起,如果强盗有个八十岁的慈祥母亲,他所犯的罪就可以不负法律责任。如此简单的逻辑,为啥就是不明白?

  谁曾想,辗转数家医院后,方锦被确诊为得了一种恶性肿瘤,这个新婚家庭的生活色彩一下变成了灰色。

我并非对罗尔有偏见,只是为罗一笑有一个这样的父亲鸣不平。

  “这种肿瘤类型复杂,转移得很快,目前也没有成熟的治疗方法。”方锦开始了反复入院、出院,“前后进了5、6次医院,做了两次化疗和20多次放疗。”

孩子,下辈子千万别选这样的父母。

图片 2

  然而,依然控制不住肿瘤扩散的速度,从腋下到脖子、头部,几乎在全身无孔不入。

  治疗的过程很痛苦,因为难以忍受病痛的折磨,方锦曾一度想要放弃。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她决定捐献遗体

  去年下半年,得知自己康复无望,这个长着一双美丽眼睛的文静姑娘萌生了一个想法——把眼角膜捐献出去。

  陈忠告诉记者,“以前我们在网上看到过捐献器官和遗体的相关报道,一起讨论过,她得病之后也好几次跟我说,捐赠器官和遗体是很有意义的事,能真正帮到有需要的人。”

图片 3

  在主治医师的帮助下,夫妻俩主动联系上了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捐献志愿者总队长朱强荣。

  7月16日,朱强荣带上了捐献登记表去见了这个善良的姑娘,对于那天发生的事,他仍历历在目,“我告诉小方,除了捐献眼角膜,还有两个选择可以考虑一下——捐献脑器官和遗体,为医生提供案例研究这种肿瘤。”

  出乎他意料的是,方锦几乎不加犹豫地就答应了。

  对于方锦的决定,陈忠起初有些难受,61岁的婆婆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方锦明白家人的疑虑,反而开始劝说丈夫,“我就希望以后让人家少生这种病,我走了,也能把这种病带走。”

  陈忠告诉记者,妻子生病以后开销很大,这一度让他们难以承受,“精神和物质上,我们都得到了同学、朋友的很多帮助,如果能以这种方式去回报,能帮到别人也是好的。”于是当天,他们签下了眼角膜、大脑和遗体三张捐献登记表。

  她说自己虽站不起来

  也看得见远方

  在病友群里听说方锦捐献遗体的事情时,刘平(化名)并不惊讶,“别看这姑娘年轻,她很坚强,也很善良。”

  今年3月,在杭州肿瘤医院,刘平的丈夫曾和方锦住在同一个病房。“他们是同一种病,很痛苦,小方从来都是强忍着,而我丈夫经常痛得整晚都在叫,脾气也不好,以前和他同病房的人没住几天就转出去了。”
刘平说,自己告诉方锦,担心影响她睡觉,建议她换病房,可方锦说,“没关系,叔叔叫,我也叫;叔叔睡,我也睡。”

  后来,方锦因为医治无望回了富阳。6月,刘平特意去富阳看望她。那时,方锦已经站不起来了,“她还是漂亮而有尊严地过着每一天,她说我虽然站不起来,但还是看得见远方。”

图片 4方锦的婚纱照

  10月2日,凌晨一点半,在富阳第一人民医院,方锦永远地睡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