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Five Stages of Grief

Ron
Woodroof,一個沉迷於酒精、女人、可卡因和賭博的粗鄙德州佬。聲色犬馬的生活讓HIV病毒在不經意間潛入到這個不可一世的爛命痞子牛仔身上。當Ron被告知只剩30天壽命,並且不在醫院提供的試驗性藥物AZT的患者名單中後,他拒絕順從命運,坐以待斃。為了延長自己的壽命,他賄賂偷藥,甚至跨越國界冒險運送違禁藥物,成立了「達拉斯買家俱樂部」。Ron他極力跟病魔、FDA及製藥商進行鬥爭,最終他的生命從醫生宣判的30天奇迹般地多活了7年。
除了自救的因素,Ron最初從事藥販生意更多的是為了牟取暴利。然而在不斷接觸罹患艾滋病群體及深入了解藥品制度後,Ron看到了製藥商、FDA(藥管局)和醫院之間為了利益而結成的骯髒同盟,看到了不合理制度對艾滋患者求生的阻擾。感同身受的Ron從一個「唯利」的商人逐漸轉變為一名「維權」的戰士,為爭取更大的自主治療權做努力。即便後來俱樂部面臨資金短缺和法律制裁的內憂外患,Ron仍然堅持幫助那些徘徊在生死線的艾滋病患者,幫助更多的人活着,包括他曾極度厭惡的同性戀群體。
影片最能打動我的是沒有把Ron塑造成一個改頭換面的完人。Ron並沒有懸壺濟世的追求,亦不是為了艾滋患者而振臂一呼的人權鬥士,更非樂善好施的救世主。他只是一個被求生意志逼上梁山、鋌而走險的普通人。片尾Ron一如往常去參加牛仔騎牛比賽,和片頭形成呼應。但此時的Ron已煥然一新,這場搏命的牛仔競技就如同其對生命的讚歌。明知道暴怒的牛背隨時都可能把自己狠狠甩下,摔得粉碎,也要努力多堅持幾秒。明知道最後的結局是被艾滋奪去脆弱而寶貴的生命,也要在顛簸的苦難中攥緊生命的韁繩,為生命不斷抗爭,向上帝續命!
比起《達拉斯買家俱樂部》更喜欢它的港版譯名《續命梟雄》。

      潮流興瘦身,但不是香港人視為終身事業的那種瘦身,而是走到極端的皮包骨式的瘦身,越瘦越吸獎,這就是荷里活。瘦與獎項其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這只是純粹統計上的觀察;與扮演名人而得獎一樣,形似之餘,還要神似,這便是考驗演員真正功力的時候。今屆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及男配角的獎座,便是落在《續命梟雄》的兩位男演員手上,他們亦是奧斯卡金像獎的頂頭大熱。該電影的優先場已在香港作少量放映,自然按捺不住興奮期待的心情,立刻入場觀摩,參詳一下。

      劇本由 Craig Borten 及 Melisa Wallack
合編,故事取材自八十年代的真人真事,時值美國愛滋病橫行的年代,醫療科技仍未能完全掌握控制
HIV
病毒的方法,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大眾對愛滋病的認知貧乏,充滿錯誤的偏見,往往認定愛滋病人等於男同志,主角
Ron Woodroof (馬修麥康納希 Matthew McConaughey)
亦不例行。居住於美國達拉斯的牛仔
Woodroof,以電工為生,嫖賭飲吹為副職,過著漫無目的的日子。因一次意外入院檢查,遇上
Dr. Sevard (Denis O’Hare) 及 Dr. Eve Saks (珍妮花嘉納 Jennifer
Garner),被吿知驗出愛滋病毒呈陽性反應,只有三十日命的事實。

      這時又要套用一下庫伯勒-羅絲模型 (Five Stages of
Grief),先是「否認」及「憤怒」,Woodroof
質疑醫生弄錯血液樣本,又因認為只有同志才有愛滋病而大發雷霆。但事實勝於雄辯,咳嗽連連,身體日漸消瘦。在冷靜過後,便不斷翻查愛滋病的資料,為求找到續命的良方,並過渡到「討價還價」的階段。醫院方面剛巧開始利用名為
AZT 的藥物,作為醫治愛滋病的人體臨床實驗。Woodroof 在嘗試說服 Dr. Saks
讓自己參加不果後,開始收買醫院員工,可惜 AZT
的毒性引發更多副作用,昏迷後在醫院認識了同是罹患愛滋病的變性人 Rayon
(謝拉力圖 Jared Leto)。恐同的 Woodroof
當然非常抗拒,但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將來的生意拍檔的場面。劇本小心翼翼而又大膽地處理雙方衝突面,使戲劇感詼諧有度,謝拉力圖甫一出場已叫人難忘。馬修麥康納希在前段演活了一位頻死病人的內心掙扎,表情充滿了與死神搏鬥的痕跡。觀眾的立場由起先厭惡主角頹廢的私生活,認為他疚由自取,到逐漸被他鍥而不捨的求生精神感染,開始同情他起來。看見他被好友歧視為同志,被排斥,看見他在出走到墨西哥的路上「抑鬱」灑淚的場面,麥康納希的演出已把觀眾的心俘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