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交所老板携7亿跑路:客户无法提取交易资金

图片 1

“文化对接资本的专业创新服务平台、主营各类文化艺术品权益拆分和类证券化运作、致力于文化产业金融创新化的探索。”一家名为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的机构,官网简介如是描述。但近日,陆续有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中华文交所)客户向深圳晚报报料,称中华文交所的交易平台,在运营3个多月后,突然无法提取交易资金,原因是“幕后老板卷款7亿元跑路,几千名客户血本无归”。

据悉,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已刑事立案,展开侦查。深圳晚报记者昨日拨打中华文交所多名高管电话,电话或已停机,或无人接听。

中华文交所香港注册内地布网运营

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官网显示,“中华文交所2013年7月成立于香港,是服务于全球的文化对接资本的专业创新服务平台”,“为文化产权的集中交易提供透明、开放的交易平台”。

其官网同时称,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中华文交所的交易提供第三方存管服务,会员资金先存入中瑞隆的存管总账户,再划拨到交易平台的用户账户;用户要提取用户账户资金,则先向中华文交所系统申请,系统审核后再向中瑞隆下达指令。

但在中瑞隆员工、37岁的陈某看来,“中瑞隆和中华文交所,实际上是一个班子,两套牌,文交所在内地主要由中瑞隆负责运营。”陈某是业务员,他说,他们对外都以中华文交所名义,“拉人”进入文交所系统交易。

两处办公地点均已找不到人

今年1月26日,《经济观察报》曾报道,中华文交所的关联公司还有“深圳中贷信创、上海锋逸信投、杭州国临创投这3个网贷平台”,中瑞隆充当资金管家。事实上,不少原来只是上述3个网贷平台的客户,也在业务员或朋友介绍下,陆续进入文交所参与交易。按客户们的说法,中华文交所交易方式,是先将文化艺术品定价,折价算成若干原始股后,由客户认购(一级市场发行),再在中华文交所的交易平台“上市”(二级市场交易),“类似股票市场”。

“一上市,原始股就会涨,在二级市场交易,价格又会被炒高!”客户宝先生说,他一度认为找到“致富门路”,在“一级市场”小试几个月后,他增投十多万,进入“二级市场”。但2014年1月,中华文交所交易账户提现却“出现异常”,此后提现更被暂停。业务员陈某说,中华文交所注册会员约万人,涉案金额过亿。

中瑞隆办公地点在福田区某大厦40楼和某国际大厦21楼。目前,两处办公地点或大门紧锁,或人去楼空。

幕后老板携7亿巨款潜逃

昨日,江苏、福建等地客户也赶到深圳,声讨中华文交所。多名客户称,中华文交所的幕后老板,郑某东,将中瑞隆所托管的资金卷走。“涉案金额有7个亿。”多名客户称。

记者查阅发现,市场主体登记信息中,深圳中贷信创、上海锋逸信投、杭州国临创投和深圳中瑞隆,均未见郑某东名字。香港公司注册处资料显示,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公司2013年7月9日成立,但公司董事(类似内地法人代表,记者注)也不是郑某东,而是胡某。不过,深圳中瑞隆和深圳中贷信创员工指认,郑某东多次在公司出现,郑某东才是真正老板。

蹊跷“信托”成客户“入市”理由

谈起进入中华文交所交易缘由,多名客户除给出高回报的理由外均表示,资金由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存管并提供担保,让他们“很放心”。“信托公司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办的,要受银监会监管的,注册资本动辄就是几个亿。”客户张先生说。

业务员陈某向深圳晚报记者提供了一份打印的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市场主体信息。按该打印资料,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3年6月5日登记成立,注册资本3亿,申报实收1亿,经营范围包括“信托投资与资产管理及相关投资咨询”等。

现行有效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规定,设立信托公司,应当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并领取金融许可证。未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信托业务,任何经营单位不得在其名称中使用“信托公司”字样。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昨日下午,深圳晚报记者发采访函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咨询中瑞隆名字有信托字样是否合法,是否获准经营信托公司业务。该局表示将安排工作人员回复。

记者随后登录深圳信用网查询却发现,中瑞隆市场主体信息与该份打印材料在经营范围上有出入,未有信托有关说法。

他们是这样上当的

中华文交所交易方式:先将文化艺术品定价,折价算成若干原始股后,由客户认购(一级市场发行),再在中华文交所的交易平台“上市”(二级市场交易),“类似股票市场”。

讲述1:“觉得自己也被洗脑了”

37岁的陈某去年底入职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公司,在中华文交所平台,他投的几万元都拿不出来,入职以来的工资,也分文未获。

陈某说,他有朋友在中瑞隆当业务员,当时中瑞隆办公地点在某大厦40楼,朋友动员他加入,“拉人”成为中华文交所客户,一开始他很犹豫。“虚拟平台大多不靠谱,中瑞隆作资金存管,谁又来管中瑞隆的资金?”他说。

不过,因为自己生意不顺,而且朋友也屡屡表示“赚到钱了”。2013年12月,中瑞隆在某国际大厦新增一处办公地点,陈某参观后,第一感觉是,“办公室很豪华,这个公司做起来了,这是一个干实事的公司。”他很快办了入职手续。

新员工培训期间,公司领导告诉他们,中华文交所的资金由中瑞隆存管,中瑞隆是信托公司,信托公司是管得很严的。领导同事称,只要能拉拢10个客户,每个客户投入50万元,每天客户买进卖出各6笔,业务员提成过万。事后回想,陈某说,“觉得自己也被洗脑了”。

讲述2:透支信用卡、借钱“入市”

深圳中贷信创员工小莉(化名)去年刚毕业,她通过公司同事,接触到中华文交所。

去年10月开始,她开始认购中华文交所的原始股。她举例说,一个翡翠艺术品,定价几千万后,按每股1元,拆分为原始股。原始股“上市后”再抛出,每股一般能赚三四成。到去年12月,看到二级市场“炒得很厉害”,她咬咬牙,透支信用卡,又跟父母借钱,凑了10多万入市“搏杀”。“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不能提现了。”她说,“现在日子很难过”。

讲述3:71岁退休老人养老金没了

与其他人不同,71岁的曾伯是在网上看到相关介绍后,主动注册成为中华文交客户。

曾伯退休后来深养老,他说,去年底,在网上看到中华文交所介绍,“手续这么齐全,就觉得他不可能是骗人的,这又是支持文化产业的创新项目,能推进我国文化事业发展。”曾伯和老伴把20多万元养老金全部投入。不过,几个月交易中,他多半亏损,而在提现停止后,他的钱都“不知去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