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原始的毕加索

1907年,毕加索得到了他的第一件来自欧洲文明之外的艺术收藏品,这是一尊南太平洋马库萨斯群岛的提基神像(Tiki)。同年,他在参观了巴黎特罗卡代罗人种志博物馆之后大受震撼,重新修改了一幅正在创作中的作品。这幅《阿维尼翁的少女》在1917年7月问世,成为震惊画坛的杰作,被誉为现代艺术史的里程碑之一。毕加索曾称《阿维尼翁的少女》为“我的第一幅祓邪画”,而在之后的作品中,他仍然不断地采用这种“原始”的方式去呈现各种无法言说的主题与情感。

1907年,毕加索得到了他的第一件来自欧洲文明之外的艺术收藏品,这是一尊南太平洋马库萨斯群岛的提基神像(Tiki)。同年,他在参观了巴黎特罗卡代罗人种志博物馆之后大受震撼,重新修改了一幅正在创作中的作品。这幅《阿维尼翁的少女》在1917年7月问世,成为震惊画坛的杰作,被誉为现代艺术史的里程碑之一。

一百年后,作为特罗卡代罗博物馆在精神与藏品上的继承者,法国巴黎盖布朗利博物馆在今春策划了一场题为“原始毕加索”的展览。展览从3月28日持续到7月23日,将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阐释这段艺术史上的佳话。

一百年后,作为特罗卡代罗博物馆在精神与藏品上的继承者,法国巴黎盖布朗利博物馆在今春策划了一场题为“原始毕加索”的展览。展览将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阐释这段艺术史上的佳话。

图片 1毕加索《阿维尼翁的少女》,1907年,布上油画,现藏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图片 2毕加索《阿维尼翁的少女》,1907年,布上油画,现藏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黑人艺术?从没听说过!”1920年,法国先锋艺术杂志《Action》在创刊第三期做了一个“艺术家点评黑人艺术”的专题,毕加索作为活跃在巴黎的艺术家,接受了杂志创办人、艺术评论家弗洛朗·菲尔斯的采访,对于“黑人艺术”(Art
n gre)这种提法,他表现得非常反感。

“黑人艺术?从没听说过!”1920年,法国先锋艺术杂志《Action》在创刊第三期做了一个“艺术家点评黑人艺术”的专题,毕加索作为活跃在巴黎的艺术家,接受了杂志创办人、艺术评论家弗洛朗·菲尔斯的采访,对于“黑人艺术”(Art
nègre)这种提法,他表现得非常反感。

毕加索近乎轻蔑的回答,从侧面反映出艺术家十多年来与所谓“原始的”艺术(Art
primitif)之间的纠葛。

毕加索近乎轻蔑的回答,从侧面反映出艺术家十多年来与所谓“原始的”艺术(Art
primitif)之间的纠葛。

图片 3毕加索在巴黎的“洗濯船画室”(L’atelier
du Bateau-Lavoir)里摆满了原始艺术品,Franck Gelett Burgess
拍摄于1908年。

图片 4毕加索在巴黎的“洗濯船画室”(L’atelier
du Bateau-Lavoir)里摆满了原始艺术品,Franck Gelett Burgess
拍摄于1908年。

1907年,毕加索得到了他的第一件来自欧洲文明之外的艺术收藏品,同年,他在参观了巴黎特罗卡代罗人种志博物馆之后大受震撼,重新修改了一幅正在创作中的作品,这幅《阿维尼翁的少女》在1917年7月问世,成为震惊画坛的杰作,被誉为现代艺术史的里程碑。

1907年,毕加索得到了他的第一件来自欧洲文明之外的艺术收藏品,同年,他在参观了巴黎特罗卡代罗人种志博物馆之后大受震撼,重新修改了一幅正在创作中的作品,这幅《阿维尼翁的少女》在1917年7月问世,成为震惊画坛的杰作,被誉为现代艺术史的里程碑。

图片 5《雕塑-长裙女人-面朝油画-晨曲-而立》,布拉塞(Brassa
)于1946年摄于毕加索在巴黎奥古斯汀大街的画室。

图片 6《雕塑-长裙女人-面朝油画-晨曲-而立》,布拉塞(Brassaï)于1946年摄于毕加索在巴黎奥古斯汀大街的画室。

一百年后,作为特罗卡代罗博物馆在精神与藏品上的继承者,巴黎盖布朗利博物馆在今春策划了一场题为“原始毕加索”的展览。展览从3月28日持续到7月23日,将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阐释这段艺术史上的佳话。

一百年后,作为特罗卡代罗博物馆在精神与藏品上的继承者,巴黎盖布朗利博物馆在今春策划了一场题为“原始毕加索”的展览。展览从3月28日持续到7月23日,将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阐释这段艺术史上的佳话。

图片 7毕加索在戛纳的“加利福尼亚别墅”中摆放着大洋洲食人女妖Nevimbumbaau的雕像。
图片来源: Villers Andr 摄,ADAGP,Paris

图片 8毕加索在戛纳的“加利福尼亚别墅”中摆放着大洋洲食人女妖Nevimbumbaau的雕像。
图片来源: Villers André摄,ADAGP,Paris

展览分为两大部分。第一个部分以编年史的方式梳理了毕加索自1900年到达巴黎之后,遭遇非洲、大洋洲等地的文明并革新其艺术观的几个重要时刻。通过丰富的史料、照片,对照毕加索大量的个人收藏,我们可以看出他终其一生,对各种陌生文明中的艺术创作都保持着浓厚的兴趣,他创作的环境中遍布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品,而在他后来的作品中也始终贯穿着他与那些艺术品之间充满欣赏、尊重甚至敬畏的对话。

展览分为两大部分。第一个部分以编年史的方式梳理了毕加索自1900年到达巴黎之后,遭遇非洲、大洋洲等地的文明并革新其艺术观的几个重要时刻。通过丰富的史料、照片,对照毕加索大量的个人收藏,我们可以看出他终其一生,对各种陌生文明中的艺术创作都保持着浓厚的兴趣,他创作的环境中遍布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品,而在他后来的作品中也始终贯穿着他与那些艺术品之间充满欣赏、尊重甚至敬畏的对话。

图片 9毕加索与名模贝缇娜·格拉奇阿妮在加利福利亚别墅。1955年Mark
Shaw为《LIFE》杂志拍摄。

图片 10毕加索与名模贝缇娜·格拉奇阿妮在加利福利亚别墅。1955年Mark
Shaw为《LIFE》杂志拍摄。

“原始毕加索”展的策展人、盖布朗利博物馆文化遗产与藏品部主任伊夫·勒费,是一位精通原初艺术(Art
premier)的人类学家。2013年,他构思设计的“面具·灵魂的艺术”
世界面具展曾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举办过巡展。这一次,他尝试在“原始毕加索”展的第二部分中打破时间线索,注入一种“艺术人类学”的思考:

“原始毕加索”展的策展人、盖布朗利博物馆文化遗产与藏品部主任伊夫·勒费,是一位精通原初艺术(Art
premier)的人类学家。2013年,他构思设计的“面具·灵魂的艺术”
世界面具展曾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举办过巡展。这一次,他尝试在“原始毕加索”展的第二部分中打破时间线索,注入一种“艺术人类学”的思考:

来自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的大量毕加索作品,与盖布朗利收藏的非洲、大洋洲土着艺术家的古代或当代作品成组对应,巧妙地避开了对美学意义上的模仿关系的探究,将“大师”与这些无名的艺术家置于对等的地位,围绕艺术创作的三个表现主题展开了作品之间的对话。(展览恰如第二部分的主题,可谓是一场作品间“单挑肉搏”。)

来自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的大量毕加索作品,与盖布朗利收藏的非洲、大洋洲土著艺术家的古代或当代作品成组对应,巧妙地避开了对美学意义上的模仿关系的探究,将“大师”与这些无名的艺术家置于对等的地位,围绕艺术创作的三个表现主题展开了作品之间的对话。(展览恰如第二部分的主题,可谓是一场作品间“单挑肉搏”。)

图片 11毕加索《年轻男孩人体》,1906年,布上油画(左图);19世纪末20世纪初尼日利亚人形木雕(右图)

图片 12毕加索《年轻男孩人体》,1906年,布上油画(左图);19世纪末20世纪初尼日利亚人形木雕(右图)

图片 13毕加索《高举手臂的人体》(《阿维尼翁的少女》创作草稿)(左图),1907年5月;新喀里多尼亚卡纳克人形木桩(右图

图片 14毕加索《高举手臂的人体》(《阿维尼翁的少女》创作草稿)(左图),1907年5月;新喀里多尼亚卡纳克人形木桩(右图)

图片 15毕加索《侧面人体立像》,1908年,水粉画(左图);19世纪非洲方族守护女神木雕(右图)

图片 16毕加索《高举手臂的人体》(《阿维尼翁的少女》创作草稿)(左图),1907年5月;新喀里多尼亚卡纳克人形木桩(右图)

图片 17毕加索《女人头像》,1940年,纸上油画(左图);20世纪初科特迪瓦丹族面具“Ko
gu ”(右图)

图片 18毕加索《侧面人体立像》,1908年,水粉画(左图);19世纪非洲方族守护女神木雕(右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