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强:投资掂量的是钱,收藏掂量的是美

图片 1

  今天我们谈到收藏的时候,有没有人问“我这个东西将来会不会增值”,但高居翰问没问呢?高居翰没问,董其昌也没问。一天到晚去问怎么增值,这事就不叫收藏了,这个叫投资,你投资一个铁壶、一个玉玺,还是十个馄饨摊,我觉得区别并不大。那都是投资,投资要掂量的是钱,收藏是要欣赏的是美。但是投资的时候也要考虑你的投资行为能不能够也比较美好,收藏的时候也要考虑收藏行为是不是价钱对了,这才是投资和收藏的根本的区别。

  刚刚过世的高居翰先生曾说:“收藏是一种自我修为的培养。中国文化认为,通过对古物的理解,追溯个中的高尚情操,以及对古人思想的学习,这些自我修行的不二法门,可以让今人和古人不受时间限制,进行思维并得到情感空间的交流,使得我们也更容易得以拥有前代艺术家那样的情怀和思维范式。”就让我们可以获得前代人,我们都觉得李白很了不起,觉得庄子很了不起,我们收藏一些唐代的文物,我们生活在这个空间里我们就比较容易产生李白那样的情怀和思维模式,那么大概这是高居翰先生的一段名言。古人董其昌也曾写道:“饭余晏坐,别设净几,铺以丹罽,袭以文锦,次第出其所藏,列而玩之。若与古人相接欣赏,可以舒郁结之气,可以敛放纵之习。”意思是说,吃完饭安安静静地坐那儿,放一个几子,放上一些毯子,别把东西磕了,单毯还很漂亮,袭以文锦,次第出其所藏,把自己收藏的一件一件拿出来摆出来看,列而玩之,这个时候若亿古人相接玩赏,可以郁结之气,可以敛放纵之习。董其昌所说的这种体制和高居翰说的其实是一个意思,都是告诉我们收藏是一种对自我建设的过程。这个才叫做收藏。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