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比较

《起跑线》,一对印度土财主夫妇为了让女儿进入私立贵族学校(公立学校是差的代名词),获得良好的教育以期未来能进入上层社会。开始,他们买房住到了学校附近,但在与同阶层邻居交往中出了很多洋相,因为上流社会的标志不仅仅是有钱,还包括谈吐举止着装饮食等方面的一套规矩。最后他们的女儿还是没有被贵族学校录取,是因为夫妻俩没有好的教育背景,也就是没文化的土包子。所以现实中暴发户就怕别人说他没文化,然后通过各种途径给自己镀金,也就是装b。在电影的前半段,在贵族学校将讲印地语是受歧视的,说英语是上流社会的标志之一;也就是穷人讲印地语及其他各种方言;在中国的珠三角,经济条件普遍优越的本地户籍人口讲粤语,以外来人口为主体的穷人讲各种方言及普通话。但在印度有一照顾穷人的政策,私立贵族学校要将25%的名额留给穷人。在中国,政府力量强大,好的学校还是以公立为主体。但在珠三角,通过积分入学,把一少部分公立学校的入学名额给予了外来人口中的精英。所以印度的政策是减少阶层差距,中国的是加大阶层差距,我们有什么资格嘲笑种姓制度,我们的户籍身份隔离制不亚于印度的种姓制度。影片后半段,夫妻俩利用这一照顾政策,去装扮穷人,并暂时住进了拥挤狭窄卫生差的贫民窟。片中还讲了印度工人上班时被规定了上厕所的次数及时间,违反者会被扣工资,看起来世界的资本家及其打手都一样黑,珠三角的工厂也一个球样。期间一贫民呼喊到:政府夺取他们的粮食,建筑商夺取他们的土地,富人夺取他们上学的权利。片子演绎的底层的另一生存经验是,底层妇女互相争夺生存资源时,耍泼是起作用,但把耍泼用到政府人员身上时就失灵了,他们会剥夺你受救济的权利。影片中出现了各种肤色的印度人,肤色白皙的,肤色暗黑,而肤色与地域及种姓相关联。还有就是包头巾的穆斯林妇女,布条缠头的锡克族男人。结尾是脱离现实的政治正确的演绎,夫妇良心发现,觉得他们侵占了穷人了权利,放弃了名校的入学资格,并对同一阶层的人讲了一番大道理,让他们陷入了沉思。

想给大家推荐一部特别好看的印度电影《起跑线》,是部轻喜剧,用轻松愉快的方式表现着很严肃很认真的社会问题,刚开始我一直在笑,看到最后却流泪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渭水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影片展示了一对印度中产阶级夫妇拉吉与夫人米塔为了让女儿皮雅接受更好地教育,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进入顶尖的私立学校,其实父亲拉吉对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并没有很在乎,但母亲米塔却很坚持要把皮雅送入贵族学校接受贵族教育,为此他们不惜斥巨资购买学区房。他们以为买了高档社区的房子就可以进入上流社会,却发现还是不被上流社会接纳,他们会嘲笑拉吉和皮雅英语说得不好,行为举止不够高雅。更让他们失望的是学校拒绝了他们女儿的入学申请,原因是拉吉是个服装店店主,学校拒绝了小店店主的女儿进入私立学校与出身高贵的上流社会的孩子一起接受贵族教育。五所顶尖的学校已经有四所拒绝了他们的入学请求。为此米塔很难过,皮雅也因为没有进入私立贵族学校,小区里的孩子家长拒绝让孩子跟皮雅玩。米塔深受打击并决定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让皮雅进入私立贵族学校,打破阶层固化。印度人在教育观上跟我们很像: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环环相扣,每一个阶段都不能落后。

图片 2

为此宠妻狂魔拉吉为了让米塔满意,开始动用自己的一切关系网来换取皮雅的入学资格,结果却都以失败告终。拉吉的员工来送喜饼,以庆祝自己的女儿进入私立学校读书,原来是政府为了打破印度上层社会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垄断,给予25%的名额给穷人的孩子。政府的目标跟社会运行情况总有差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25%预留给穷人的名额产生了一条黑色产业链,拉吉希望通过假扮穷人获取女儿的入学资格。然而很不幸这条黑色产业链被媒体曝光了,拉吉一家不得不假扮穷人入住贫民窟。笑料大都集中在了这里。

图片 3

在这里,一家人不得不换上廉价的衣物,去很远的地方打水,去领政府配给的粮食,为此米塔为了捍卫自己打水的权利跟一个油腻的中年妇女大打出手,拉吉也去做了流水线工人。小人物为了生存所做的一切努力,不愿意屈服命运所做的抗争让我泪流满面。他们在这里虽然很苦,却被周围的人热情帮助,皮雅在这里很快乐的跟穷人的孩子玩耍,终于他们通过了审核,皮雅如愿进入私立学校。然而帮助他们的穷人夫妇的孩子却没能进入私立学校。当穷人意外发现了拉吉的真实身份,想去学校举报拉吉伪造入学资格,当看到皮雅天真的笑容,穷人最终放弃了举报,因为在他看来皮雅也是他的孩子。

拉吉为了弥补内心深处的愧疚,去公立学校捐赠,但是穷人对他的发问让他内心深处倍受煎熬,穷人说:富人抢占了我们的土地,官员抢走了我们的粮食,现在你们又抢走了我们孩子的入学机会。拉吉决定去校长室认错,把入学机会还给穷人。但是校长的做法让他很失望,在校长眼里,只有富人的孩子才配上私立学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