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生父母不顾女儿生死拒给出生证明 为救女婴养母倾家荡产

陈璐说,“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要能够时时刻刻呵护身边至爱的人,自从看到女儿诊断证明的那一刻,我从来不敢去想女儿还有多少时间,我只想尽我所有陪伴着她成长,没想到这么难。”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陈璐家住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白彦花镇,今年39岁,丈夫赵军今年48岁,夫妻二人以务农为生,虽清贫却也感情甚笃。因陈璐身体原因,结婚多年夫妻二人一直未有自己的孩子,2018年12月初陈璐抱养了养女媛媛,抱养不到两周的时间,细心的陈璐便发现媛媛嘴唇发紫,经常吐奶,脸色发青,经过检查才知道媛媛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几经周折,终于联系到了孩子的亲生父母,一开始对方痛快的答应了,“您说怎么治疗,我们配合”。不料,第二次打电话过去,他们就关机了,随后再也联系不上,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陈璐突然也明白了,孩子出生时她的父母就放弃了她,或许就是因为生病,如今又怎么会愿意再回来救孩子呢?图为孩子很可爱。

孩子自生病以来已花费近20万元,夫妻二人早已一贫如洗,陈璐对第一次手术的结果十分满意,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她感到由衷的欣慰。如今孩子每天的住院费用在5000元左右,夫妻二人一度陷入窘境。陈璐说:“孩子还需要进行矫治手术,手术费用在20万左右,我们如今已经负债,实在凑不出这么多钱了,是媛媛让我成为一名母亲,我们不能放弃。”如果您想顺利帮助康培媛完成接下来的治疗,请点击“关爱困境家庭”,或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关爱困境家庭”完成捐赠,也可以进入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210883。感谢您的大爱!后续报道请持续关注微信公众号“励媒体”。

经阜外医院主任评估,后续还要至少两次手术才能根治,费用做少也要40万,这些医药费就像大山一样,压的陈璐夫妻喘不过气来。在医院治疗期间,陈璐每天都在为女儿祈祷。

亲朋好友都劝陈璐放弃媛媛,但回忆这一个月以来与媛媛相处的时光,陈璐早已把媛媛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是媛媛满足了她做母亲的心愿,就算所有人放弃,她也不会放弃。

图片 1

“抱养证明尚未办理,孩子没有户口,去北京看病有诸多不便,我和丈夫就去孩子亲生父母家求他们一起去北京照顾孩子,但被他们无情拒绝。”为求一纸出生证明,陈璐跪在媛媛亲生父母家门前苦苦哀求。

2018年11月24日,这一天对于来自内蒙的陈璐一家来说终身难忘,就在这一天,他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女儿——蕊蕊,虽然这个女儿是抱养的,但丝毫不影响陈灏初为人母的喜悦。陈灏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女儿能够健康快乐成长。图为陈璐和孩子。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联系不上孩子亲生父母,陈璐夫妻决定救孩子。陈璐害怕当地医院误诊,于是带着只有两个月大的女儿来到北京阜外医院。医生在诊断后说孩子还有希望,但需要多次手术才能治愈,治疗费用非常大。“可是哪怕只有渺茫的希望,我们也愿意去尝试。”陈璐坚定地说。图为孩子因为难受在哭泣。

图片 5

在孩子确诊复杂先心病后,陈璐夫妻想尽办法为孩子筹集治疗费用,也各方打听寻找孩子亲生父母。陈璐认为孩子的父母有权利了解孩子的病情,也希望他们能来看一眼自己的亲生骨肉,大家一起想办法帮孩子渡过难关。

图片 6

自从孩子生病后,陈璐就辞了工作,一家人就靠着丈夫微薄的收入艰难地维持。至今为止,孩子已经花了15万的治疗费,为此家里负债累累还欠医院5万。图为在重症监护室外,陈璐隔着玻璃探视孩子。

照片中这个可爱的女婴名叫康培媛,出生不满百天的媛媛于2018年12月份因精神萎靡,不能进食被送往当地医院医治,经检查被确诊为先天性心脏病。陈璐告诉我们:“我只是孩子养母,知道孩子病情后我第一时间联系孩子的亲生父母,但是亲生父母闭门不见。”因媛媛没有户口,陈璐不能为孩子挂号,为给孩子手术,心急如焚的陈璐来到孩子亲生父母门前苦苦哀求孩子的出生证明。

图片 7

“我与丈夫第一时间通知了孩子的亲生父母,但他们的态度十分冷漠,在得知孩子的病情后闭门不见。”陈璐一方面十分懊恼亲生父母的做法,另一方面也为孩子的病情担忧,12月中旬媛媛的病情恶化,当地医疗水平有限,医生建议夫妻二人带着孩子前往北京进行手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