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给爱和善良加“标签”

在送沙希达回家的路上,帕万爬栅栏下的通道越境,明明知道让守护边境的军人看到了可能会有危险,但是为了心中的信仰绝不做偷偷摸摸的事。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用小人物串出一系列的大主题,包括国家、政治、宗教、法律、制度……但动人的永远是单纯的爱和善良,单纯的不可以加标签,再大的也不可以。

他们引起了军人的注意,第一次误认为是间谍,他承认自己印度人,说清楚此行的目的,他们不信,让他从通道爬回去,然后用沙子填埋了通道。

图片 1

再次巡查时,他们又穿过来了,从另一条通道,军人被他的执着感动了,有意放他走。可是,他需要的是光明正大批准他入境。于是,他等他们走了之后还站在那。

电影的主角是一个拥有虔诚宗教信仰的单纯印度男人帕万
,一个6岁的巴基斯坦哑女沙希达
,帕万在印巴关系紧张时期克服种种困难帮助沙希达回到自己的家乡与家人团聚,整个故事如果没有两人国籍背景、信仰差异,两国之间复杂的政治宗教矛盾,说起来便平淡无奇,而故事的伟大就在于影片表达的爱超越了一切标签。

沙希达试图拉他离开,可是他依然不走。

影片自始至终都在展示不同身份人的温情。沙希达离开家乡时邻里慷慨解囊并给与祝福;沙希达在火车上离开边境时,巴基斯坦军人看着沙希达看着他,给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去印度的时候,印度军人看着可爱的沙希达微笑,印度和巴基斯坦战乱丝毫没有影响他们之间善意的表达;猴神大叔在公车上和不同种姓的人谈笑风生,诉说着自己的成长囧事;女主拉茜卡作为印度教徒也可以为了寻找沙希达扮成伊斯兰教徒,毅然说着“不同种姓,不同人种都不重要”;还有在边界遇到的发战争财的阿里,在听说具体情况后可以施以援手,最后还惨遭“出卖”;后来的在巴基斯坦的公车售票员和乘客、加入猴神大叔的记者、清真寺的阿匍、监狱的官员、边防的士兵……太多不同身份地位、不同宗教信仰的人表达出了同样的真善美,在影片的最后,政府充当了最后的阻力,在两国边境,白雪皑皑,两国民众自发聚集护送猴神回到自己的国家,我看到人们从山坡上慢慢走下来,越来越多,但在山谷的映衬下还是显得那么弱小,他们步履蹒跚,老人佝偻着,在武装着的士兵面前显得那么无力,但他们的步伐那么无所畏惧,他们对“猴神”的呼声那么铿锵有力!或许,真善美的力量是超乎想象的。

等到军人再次回到栅栏处,他还站立在那。

图片 2

他是不是疯了?

图片 3

真的,疯了,因为他一心只想安全地送沙希达回家。

印度军人的微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