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保监局:防控人身险公司退保和满期给付风险

  近日,天津保监局召开人身险公司退保与满期给付风险提示会,对辖区内保险公司提出“五个加强”的要求。要求保险公司从加强风险预警监测、健全完善应急处置机制、做好突发事件处置等方面对退保与满期给付风险作出防控。

  ■本报记者 冷翠华

  人身险公司退保是指已经生效保单的投保人提前解除保险合同,取回保单积累的现金价值。而退保产生的负面影响可归纳为即期效应、中期效应和长远效应三种。满期给付是指保单到期后,保险公司根据合同约定支付生存或终身保险金。满期给付是保险公司承担的主要保险责任之一。满期给付与退保一同构成了保单生效后保险公司的两个主要成本和现金流出,也是承包业务中风险最大的板块。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今年年初和去年年底,多地保监局针对可能发生的退保和满期给付风险,给当地的保险机构发送了专项通知,要求保险公司对情况进行摸底和预测,对可能发生的风险做好预案,尤其是要做好应急预案。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向楠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天津地区人身险公司的退保和满期给付,无论在金额上还是与保险收入的比率上均在提高,所以更加需要关注。同时,这也是近几年全国性的普遍现象。

  在采访中,记者得知,从2018年年初以来的情况看,退保现象比往年更明显,同时,根据此前销售的中短存续期产品情况来看,2018年-2019年不少保险公司面临的满期给付压力也很大。因此,监管机构的重点工作之一是防范满期给付和退保风险。

  退保大幅增加对保险公司有多大的影响?

  有监管人士对记者称,正常的退保和满期给付给险企带来的风险主要是对现金流的考验,而非正常退保除了对现金流的影响,还关系着投保人利益等多个方面,甚至可能关系着社会稳定,因此需要更加慎重对待。

  据介绍,从即期来看,退保会产生即期的现金流出,大量的集中性会给保险公司带来流动性资金压力。从中期来看,退保人群更多是预期赔付低的,所以退保会增加公司的逆选择风险,降低利润,这属于中期问题。从长期来看,退保往往和利率相关,会加大公司的资产负债错配,带来潜在风险。而退保也会损害公司声誉,不利于今后公司各项业务的开展。

  今年险企或面临退保

  至于公司面对的满期给付风险,王向楠指出,主要是公司大量销售了中短存续期产品,但之后公司新产品的销售大幅下降,且没有其他现金变现手段。由于满期给付是可以准确预计的,其较退保风险容易管理。除非公司根本就长期严重资不抵债或者被严重限制新的销售活动,其对保险公司的危害不大。

  和满期给付高峰

  相关数据显示,在中国内地30多个省区市和计划单列市中,天津地区的退保率低于平均水平1至2个百分点,天津地区的满期给付率低于均水平2至3个百分点。

  来自各方面的声音皆认为,2018年-2019年,寿险行业将面临较大的满期给付和退保压力。

  天津市保监局通过深入分析当前天津人身险市场面临的形势,提出了“五个加强”要求:一是加强风险动态监测与排查,准确锁定风险隐患和风险区域;二是加强退保与满期给付管控机制,完善制度流程;三是加强人员培训,充实人力配置,保持经营团队稳定;四是加强内部管控,压实管理责任,强化担当意识;五是加强与总公司沟通,搭建退保与满期给付绿色通道。

  例如,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发布的《中国保险业风险评估报告2017》显示,2016年,保险业仍然处于满期给付高峰期,全年人身险赔付支出合计5307亿元,同比增长33.05%,其中超过六成是满期给付。由于大部分中短存续期产品在2015年和2016年售出,预计兑付将在2018年-2019年达到更高峰,中小人身险公司面临着不小的退保压力。

  在王向楠看来,“五个加强”会督促天津地区的保险经营者注意退保与满期给付问题上的具体操作,特别是防控群体性事件和退保的传染效应。退保和满期给付是人身险公司的两个主要现金流出,也是潜在风险的重要来源,在全国都一样,而“五个加强”体现了天津保险监管部门在风险防控上的主动性。

  穆迪发布的保险行业研究同样认为,由于中短期万能险在过去两年间大卖,万能险的退保率将在2018年-2019年达到峰值。尽管通过限制最低保证利率,最近的政策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利差损风险,相关保险公司仍面临利率上升情景下潜在的高退保率风险。

  不过,王向楠表示:“履行退保责任、满期给付责任和进行流动性风险管理的主体均是保险公司法人而不是分公司,所以一个地区的措施对于管理退保与满期给付风险的作用是很有限的。防控这两种风险的有效措施主要应在全国层面针对总公司实施,也需要保险公司自觉地合规、合理经营。”

  例如,从2014年到2016年,某寿险公司的退保金分别为121.74亿元、188.37亿元、195.85亿元,有分析人士预计其2017年和今年的退保金还将持续上升。另一家寿险公司的数据显示,2014年其退保金为5.1亿元,约为2013年的178.5倍,2015年和2016年退保金进一步上升为19.2亿元和24.63亿元。可见,在退保金进一步上升的情况下,不少寿险公司将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

  (国际金融报见习记者 刘博)

  “满期给付和正常的退保主要影响的是险企的现金流,如果险企能搞好偿付能力建设,问题就不大。”西部一保监局办公室主任对记者表示,非正常退保除了对现金流的影响,还涉及投保人利益甚至社会稳定,因此无论是监管机构还是保险公司都更为重视。她表示,非正常退保主要是指由于寿险销售误导等原因导致投保人和险企对保险产品有争议的退保情况。她表示,从整体数据上来看,今年保险行业的退保额呈上升趋势,不过,单就非正常退保的情况来看,该省今年的压力不会变大。该保监局办公室主任表示,这主要是以往的非正常退保争议焦点集中在退保损失上,而由于前两年险企销售的不少中短期产品即使退保也有收益,因此消费者不会面临较大的退保损失。

责任编辑:张文

  除了退保和满期给付本身给险企带来的现金流压力,险企面临的另一个压力在于客户退保和满期给付之后如何进行二次销售,由于与退保和满期给付相关的不少中短存续销期产品停售或者销售受限,险企能否实现新老保险产品的对接,考验着其经营能力,大部分险企将面临其他业务资金流入不能弥补现金流缺口的情况,流动性风险突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