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七成00后中学生月零花钱不到200元

本报讯上周,市民李女士痛心疾首地向武汉晚报记者“吐槽”:一向乖巧的儿子在即将出国读书之前,“盗刷”了家里5000多元钱,还花光了3000多元压岁钱,全部用来玩某款手机游戏。

图片 1

李女士情绪激动地斥责,目前火爆的网络游戏已经成为“新型毒品”,可能会毁掉这一代孩子。“我儿子一直很优秀,也一直很乖。这次被国外一所著名大学录取,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但是现在我却觉得像是一个大难题。”说起儿子最近的表现,李女士十分焦躁。

大洋网讯
一晃眼,青葱校园已是“00后”的天下。当“80后”“90后”怀念着攒钱租书、买游戏点卡或偶像画报的青春时代,自小生活在互联网时代的“00后”在零花钱消费上有了全然不同的形态。相比“80后”“90后”,“00后”们的零花钱是不是更多了呢?他们的消费方式、消费对象,又有着怎样的变化呢?尤其是对于“00后”的初中生来说,告别儿童时代,步入青春期的他们,是否有了更大的财政“自主权”呢?记者小样本调查发现,约有七成的受访初中生称,自己每个月自主支配的零花钱在200元以下,相比“90后”,他们的零花钱在“量”上来说没有明显增加,但消费对象更加多元,除了在学校小卖部吃吃喝喝外,还有许多人把零花钱用在了订外卖、看视频、看直播和网购上。

李女士介绍,她的支付宝里有20多万元的余额,上周,她想查看一下这些余额每天产生的利息,就记录了某一天余额的实际数额,结果两天之后,她发现余额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少了两千多元。

  调查

“我觉得奇怪,就把最近一个月的收支明细调出来看。发现最近一个月,有十几笔支出很蹊跷。这些支出每一笔都是500元,一天有三笔,隔几天就出现一次。这些支出都不是我操作的。”李女士说,她的手机几乎全天都在自己手里,只有儿子小可偶尔会拿去玩一会儿。

九成有智能手机 其中六成装支付平台

“我问了小可几次,他都支支吾吾。他从小不会撒谎,最后实话实说,承认是他从支付宝里把这些钱拿去充到游戏账号里了,买装备、参加游戏抽奖了。”小可说,除了支付宝里的5000多元钱,他还把自己手里的3000多元压岁钱也全花进去了。

记者针对零花钱消费,在市内两所初中的初一、初二年级进行了问卷调查。在参加调查的初中生中,约73%表示自己每个月的自主支配的零花钱在200元以下,21.6%的学生月零花钱为400~600元,有4%的“土豪”表示,每月零花钱高达600元以上。至于零花钱的消费方式,50%学生表示通过现金支付的,48.6%的学生表示使用微信或者支付宝支付。

相比支付方式的“与时俱进”,“00后”们的零花钱的去处还是比较传统。在这一道多选题中,58%的学生表示用来买学习用品,54%学生说用来买吃的,14%的学生称买个人生活用品。只有2%的学生称零花钱用在了手机游戏或者电子游戏的相关消费上,然而,多名家长都表示这可能不准确,笑言孩子“敢做不敢认”。

93.2%的受访学生表示有智能手机,并安装了各种消费或支付APP,囊括了吃、看、行和买买买。其中66%的学生称手机里有微信、支付宝等支付平台,33%的学生有手机淘宝或京东等购物平台;16%的人有美团或饿了么等外卖平台;17%的学生有滴滴打车或摩拜单车等出行平台;33%的人有腾讯、爱奇艺等视频平台;7%的受访学生手机里装有直播平台。10.8%的学生表示自己经常网购,51.3%的学生偶尔有,完全不网购的学生占37.8%。

自主“财权”方面,45.9%的受访学生有自己名下的银行卡,12.1%只能把钱存到父母名下,41.8%表示没有银行卡。25.6%的学生表示有自己名下的网购账号,17.5%的学生只有父母名下的网购账号,51.3%的学生则两者都没有。44.5%的学生称有自己名下的支付账号,8.1%的学生有父母名下的支付账号,有44.5%的学生表示“都没有”。从这三组数据看,差不多一半的学生有银行卡、网购账号、支付账号,另一半则没有。

个案

平日节俭 买起万元无人机不手软

“10月17日至20日,买一颗糖花费2.5元。10月24日至27日,买两瓶牛奶、一颗糖、一瓶饮料,一周花费14元……”翻开初二男生肖梓昂的账本,第一印象是“节俭”,除去吃饭,一周花费基本不超过20元。肖梓昂说,初中住校后,吃饭、买零食、买文具等都可以用饭卡刷,父母每个季度往饭卡里充750块钱,他基本上花不完。

“我只是尽量减少不必要的花费,但对于确实需要或喜欢的东西,我花起钱来毫不手软。”肖梓昂笑说,从小到大的压岁钱父母会以他的名义存在一张银行卡里,如果要购入“大宗商品”,他会知会父母,再由父母用卡里的钱购入。“之所以说‘知会’,而不是‘申请’,是因为我和父母基本达成了共识,只要不是太离经叛道的东西,在我坚持购买的情况下,他们不能坚决反对。”每次肖梓昂向父母提出想动用银行卡里的钱买东西时,父母会先告诉他卡里的余额,他会根据余额情况决定是否要买。偶尔有父母不太认同的消费,父母会提意见,但最终还是会尊重他的决定。

不久前,肖梓昂就花了一万多元买了一架无人机。“买回来的东西,无论好坏,我都要承担后果,也就是,花了这笔钱,就不能买别的了。这也是让我懂得取舍、学会理性消费的过程吧。”肖梓昂说。

每月有人情基金 攒钱买演唱会门票

同样读初二的孙嫣然说,父母把她的压岁钱都存到银行卡里,用来给她交学费。小学时,压岁钱跟她基本上没关系,读初中后,父母开始按照10%的比例“返还”一部分给她。“我最在乎的是在自己手里的钱。小学的时候,就用来买个辣条,现在我有自己的打算。”孙嫣然说。因为住校,除了返还的压岁钱,嫣然的零花钱也是充在饭卡里,每两个星期充300元。

青春期的女孩子喜欢吃零食,除去吃饭,还会买柠檬茶、果冻、香瓜子、冰激凌等零食。此外,人缘不错的她时不时就会给好朋友买生日礼物。她基本上都在淘宝上买,为了给朋友最好的,她总爱挑贵的,让爸爸用支付宝付款。后来,孙爸爸觉得女儿在人情往来上的花费有点多,便决定每个月给50元作为“非必要消费基金”,购买礼物也从这笔基金里出。“以前买礼物找父母要钱,没有便宜或贵的概念。”孙嫣然说,自那以后,她买礼物开始注重性价比。至于返还的压岁钱和剩下来的消费基金怎么用,孙嫣然卖了一个关子。班主任告诉记者,小姑娘是想攒钱买偶像演唱会门票。“我认为挺好的,通过合理规划零花钱,开源节流把钱用在自己想用的地方。一张演唱会门票不是小数目,不伸手向父母要,‘靠自己’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我们不反对理性追星。”嫣然的班主任说。

  学校:

“记账教育”引导理性消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