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海外流失文物的五条归国途径与经典案例

  几千年来,国家文物被盗现象一直络绎不绝,问题出在哪?如何改善这种状况?如果我们能想出一丁点办法,对我们国家的文物事业,乃至对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都是有帮助的。

北齐天保七年(556年),北齐皇族赵郡王高叡敬造释迦牟尼佛、无量寿佛、阿閦佛三尊彩绘汉白玉石佛像,供奉于河北省灵寿县幽居寺内。上世纪90年代,三尊佛像的佛头先后被盗,佛像随后被移至河北省博物院保存。

  对于流失文物,我们应该有一个比较理性的态度,在我有生之年,目前这种状况可能还会继续下去。

典型案例:中国商人捐款欲促7根圆明园石构件回归

  能成功索回,因为我们有详实的学术报道,甚至做了金属分析,证明这些文物跟我国收藏的相关文物是完全一样的。当年第一个圆明园兽首拍卖时,我们的专家对相关情况就没有这么清楚,而对于吉美博物馆这批文物,我们拿得出硬证据,走上法庭也能被法律所认可。

中方也做了互惠安排,当时美秀博物馆迎来建馆70周年的活动,中方同意其延展纪念,等活动结束后再给中国。2008年1月,这尊菩萨立像在完成日本7年借展后,终于从日本回归祖国,并入藏山东省博物馆。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在文物进出境管理上采取了非常强有力的措施,我们有20家文物进出境管理的机构,这些管理的机构跟司法机关密切配合,取得了一些成果。

图片 1中国商人从日本购回唐代汉白玉佛首

图片 2
《捣练图》是中国唐代名画,唐代画家张萱之作。画作原属圆明园收藏。1860年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现藏美国波士顿博物馆。

图片 3游人观赏兽首。

  不提倡回购非法流失文物

除以上四种途径外,直接谈判也是一种回归途径。《新京报》曾有报道,山东博兴县1994年被盗的精美北朝菩萨立像,就是这么回归的。2000年,国家文物局了解到这尊被盗菩萨像出现在日本美秀博物馆的展览中。

  目前我国对于古墓持不主动挖掘的态度,对于一些帝王陵墓葬,考古人员不能主动去挖掘,只有被盗后,才能跟进去保护,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

随后,黄怒波与该博物馆达成协议。7根圆明园石柱定于当年秋季重回中国,并放在黄怒波的母校北京大学展出,黄怒波将向这家博物馆捐资160万美元。

  数字如此惊人的文化瑰宝何时能返回故土?是什么阻碍了它们的回归?中华文明何时能以完整的形象展现给世人?越来越多的人在追问、在思考。

典型案例:山东博兴被盗北朝菩萨立像通过谈判回归

  索要流失文物,证据最重要

《新京报》报道,2011年3月11日,在美国国土安全部与中国驻美大使馆的见证下,14件珍贵的中国文物,结束一年多的“颠沛流离”,正式被返还给中国。这14件文物中不乏珍品:距今约1600年的北魏赤陶马、距今近1500年的北齐石灰佛像、距今1400年的隋代骑士陶马,还有唐代马雕像、宋代菩萨头像等。

  我们要更加理性、客观地看待我们文物流失问题的原因,我在翻译《谁在收藏中国》这本书时确实内心也是非常愤慨,对流失文物感到痛心,这种文物大规模流失的情况确实是触目惊心的。

图片 4

  我关注这个话题的起源之一,是1989年,当时去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国展厅,当时办了一个展览,规模很大,进去一看,觉得非常震撼,有一位白发苍苍的中国学者当场热泪盈眶。原因有二:其一,这么好的东西,我们怎么就流失了呢?其二,这些东西还在发挥着它的作用。

典型案例:收藏家从日本回购唐代汉白玉佛首

  哪怕是想出一丁点能够改善这种状态的措施也好,甚至对这些问题有比较透彻的观察,对我们国家大的事业甚至是中华民族思想的延续都会有帮助。

典型案例:流失欧洲福建肉身佛像将回归

  对流失文物国人普遍抱两种感情

图片 5以2.8亿元港币刷新中国瓷器拍卖纪录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当然,我们并不能因为有文物流失,我们就要关闭文物市场,但确实应加大监管力度。

国家文物局与公安部立刻与美国方面联系,希望其阻止拍卖活动,并将文物返还中国。收到中国方面提供的证据后,纽约州南区美国地方法院于2000年3月21日通知克里斯蒂拍卖行停止对这件拍品的拍卖,同时下达了民事没收令,授权美海关总署纽约中心局没收武士像。一周后,美国海关官员查扣了这件中国文物。

  我们曾从英国追回3千件文物,我曾陪着两名苏格兰警员看过这些文物,比如一块墓碑,我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流失出去的,拿不出法律上的东西,即使上面写着你爷爷的名字,可如果是你爷爷送给人家的,或者是卖给人家的,你怎么办呢?所以,应该做好完备的档案记录,这是为未来做准备。陈辉/整理

这尊唐代残佛像是2006年在南宫县后底阁村出土的,当时只发现佛身缺失了佛首。而2013年,中国收藏家郭鹏赴日本考察时在一名日本藏家家中发现了这尊佛首,经鉴定后他认为佛首与河北省博物馆中一座唐代无头坐佛像的造型材质十分相似。当时他就动了购买的念头,后来通过香港艺术品商会的帮助,从日本藏家手里购回。

  我去过一些有地下墓葬的农村,农民抱怨说他们连地都种不了,一浇水,就全都漏下去了。

途径三:商业回购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鼓励各缔约国签署文物保护公约,我国是积极推动国,到目前为止,中国已和20多个国家签署了双边协定。

以同样方式回归并完成合璧的文物,还有青铜重器“皿方罍”。2014年11月14日,国宝“皿方罍”在湖南长沙展出。这是历经百年分离终回故土的中国青铜重器“皿方罍”首次面向公众完整展出。

  对此,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副司长、《谁在收藏中国》译者张建新给出专业解读。

据悉,这尊释迦牟尼佛像将在佛光山大雄宝殿供奉至明年3月,随后将返回北京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回归仪式并短期展出后,入藏河北省博物院,最终完成佛首与佛身合体及裂缝修补等技术上的相关修复工作。

  从1840年后到1949年,对于中国文物来说是一段痛史。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完全统计,在全世界47个国家、200多家博物馆的藏品中,有164万余件中国文物,这其中不包括私人收藏,而据中国文物学会统计,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共有1000万件左右。

典型案例:五代武士石刻经一年多跨国诉讼回归

  我去山西某地,地下文物都是村民祖先的墓葬,可盗墓贼来挖祖坟,村民不但不制止,甚至还帮助他们。当然,这是20年前的情况,这些年不知道情况有没有改善。

今年3月17日,《东南快报》报道了在欧洲巡展的千年“肉身菩萨”疑为福建被盗文物后,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持有肉身坐佛的荷兰收藏家奥斯卡·范奥维利姆,在修复这尊佛像时对它进行了一次CT扫描,进而发现了里面的干尸。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有一些特别精美的佛像,将近大半个人高,国内没有一家博物馆收藏有同时期、这么精美的佛像。

国家文物局决定将其全部划拨甘肃省博物馆永久收藏和展示。7月20日,法方归还的32片春秋时期秦人金饰片,在甘肃省博物馆完成了交接,同时,“大堡子山流失文物回归特展”拉开序幕,免费展览将持续到10月31日。

  对于缺乏资料的流失文物,也有成功索回的案例,比如当年一个私人藏家赠给法国吉美博物馆一批中国流失文物(在甘肃省掠取的、至今已有近2000年历史的纯金古董,含金量平均为93%),我们知道后,立刻对博物馆施压,有10年与吉美博物馆断绝联系,2015年5月15日,该博物馆举办了文物归还的递交仪式,亲手将金器归还给了中国。

《京华时报》的报道亦称,目前已知大堡子山流失文物中有线索的有81件件(套),在英国、比利时、日本、美国及港台地区的一些私人博物馆或个人处。

  由于政府间合作,促成一些海外流失文物回归,一些文博机构还办过回归文物的展览。

图片 6河北幽居寺北齐释迦牟尼佛像“身首合璧”

  我国对于盗窃、买卖文物的刑罚是非常严格的,但高额利润促使犯罪分子铤而走险,中国这么大,靠专业人员和现有技术条件,防范起来确实非常困难。

途径一:依法追索

  对于非法流失到海外的文物,一方面我们不放弃追索权,但有的是鸦片战争时期流失出去的,已超过70年,是国际公约具有诉讼力之前非法流失的文物,我们不放弃追索权,但对于很多文物,我们拿不出证据,此外,很多文物流出,我们很难定义,因为有的文物是通过市场行为流失出去的。

《京华时报》报道,2005年,国家文物局启动大堡子山流失文物调查项目,会同公安机关建立文物被盗流失的完整证据链,开展国际公约和相关国家适用法律及返还案例研究,向有关国家和机构明确我国对被盗文物的主权立场,制定追索流失文物的工作方案,开启了十年的文物返还路。

  目前我国博物馆建设非常快,文物保护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各级部门也非常努力。这几年,古玩市场在全国遍地开花,有的县还不止一个,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也成了销赃的渠道,很多都在私下里进行,最猖狂时,客户想要哪个坑,盗墓贼就去挖哪个坑,完全是定制挖掘。

青铜鼠首和兔首原为北京圆明园大水法十二生肖兽首喷泉构件中的两件,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后流失。

图片 7
张建新
  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副司长。

20日,由中国国家文物局与甘肃省政府联合举办的“大堡子山流失文物回归特展”在甘肃省博物馆启幕。此举意在迎接流失境外20余年的32件春秋时期秦国金饰片回归祖国,同时为流失境外大量珍贵文物早日回归营造有利的国内、国际环境。这是中国首次主动追索文物并取得成功的典型案例。而据中国文物学会统计,考虑到战争掠夺以及盗墓交易,有超过1000万件中国文物流失到欧美、日本和东南亚等国家及地区,其中国家一、二级文物达100余万件,精品达几十万件。除了追索之外,流失海外的大量中国文物还可以通过什么途径回国?小编为大家梳理。

  而比较可惜的例子是流失到荷兰的“章公祖师肉身佛像”,尽管它是上世纪90年代流失出去的,佛像背后也有黑色毛笔字“经手重修”等,但当年保存这个佛像那个村子的村民没有一张拜祭它的照片,或者其他档案图片,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丢失前,我们都没有任何的资料证明它在,你明明知道它是你的,但你就是拿不出当初它是什么样子,这是非常可惜的。

据新华网报道,今年5月17日,河北省博物馆接受了收藏家郭鹏的捐赠,完成了一尊唐代汉白玉佛首与馆藏佛身的合璧。

  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该怪谁,是该埋怨执法机关,还是该埋怨文物部门,还是埋怨一些人太贪财?但类似现象并不是只有中国有,世界各国都有,但我们文化遗产还面临着令人揪心的局面,我们应该做得更好。

途径四:跨国诉讼

  这几年来,日本也将中国流失文物信息通报给中国相关部门。

而福建大田县阳春村村民认为,这正是该村在20年前被盗的“章公六全祖师像”。随后,国家文物局表示,已在通过适当渠道与章公祖师像收藏者建立联系,并表示已与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合作,收集整理相关证据材料,并与荷兰驻华使馆协商,希望两国政府在国际公约原则下积极合作,促成章公祖师像的返还。

  2016年12月,北京海关曾将1万多件文物移交给文物部门,我们集装箱的抽检率应该是千分之三,这是个很低的数字,可在这么低的抽检率下,居然还能截获这么多文物。

中国国家文物局7月14日宣布,32件从甘肃秦国早期墓葬流失的金饰片文物已从法国回归。这些金饰片出自甘肃省礼县大堡子山遗址,是研究秦国早期文化的宝贵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金饰片于上世纪90年代初被非法盗掘、走私出境,后由法国相关人士购买并捐给法国国立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

  有专家估计,目前国内有十万盗墓者,这个数字到底是多少,谁也不知道。在新疆,我看到不少盗墓的场景,这些古墓都在沙漠里,四处荒无人烟,可盗墓贼居然也能进到那么偏僻的地方,非常精准。

日本当时没有加入这方面的国际公约,而且美秀博物馆提供的证据也表明,当初是善意购得,所以从法律上追回来很难。国家文物局通过各种渠道和美秀博物馆展开了谈判,而后者也非常希望今后能和中国有更多的文化交流。经过一年左右谈判,美秀博物馆同意把文物无偿地返还给中国。

  对于流失文物,应该有一个清晰的定义,就是通过非法渠道流失到外面去的,而非赠送或市场贸易出去的,后者的数量也很多。比如在莫桑比克的一个海岛,岸上能看到青花瓷碎片,当地人说郑和下西洋时曾到过这,我想,这些文物就不属于流失文物。

图片 8圆明新园获流失文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