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评估体系研讨会:如何判断科研成果的价值?

科学研究能推动社会进步,可是科研也是要花钱的。要决定把钱花在哪里,就得知道哪些科研价值高,哪些价值低。但是科研成果的价值,要如何判断呢?

中外专家沪上热议科研评估体系 专家指出:评估过于重“量”致科研轻“质”

这个问题到现在依然没有一个完美的标准,但是很多国家和机构都在做出有益的探索。2014年10月22日,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携手《自然》杂志母公司麦克米伦科学与教育集团(Macmillan
Science &
Education),在上海科学会堂举办了2014科研评估体系国际学术研讨会,试图为这个问题提供一些有价值的见解。中国、英国、日本等国的100多位科学家、大学校长、决策机构和研发机构负责人出席了讨论会。科学人的编辑也奔赴会场,参与了会议。

本报讯(记者黄辛
通讯员朱泰来)“科学研究极大推动了社会发展进步,但如何评估科学研究成果仍是各国科学界和决策机构所面临的一项挑战。”近日,在上海举行的2014科研评估体系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中科院院士、上海市科协主席陈凯先坦言,如何推动全社会形成勇于探索、宽容失败的创新文化氛围任重道远,需要各方继续努力。

图片 1研讨会现场。从左至右:菲利普·坎贝尔博士,《自然》总编辑;沈文庆博士,中国科学院院士、原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主席;大卫·斯威尼博士,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研究、创新与技能处主任;丹尼尔·胡克博士,
Symplectic
总监,数码科研;川合真纪博士,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执行主任;李晓轩,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管理创新与评估研究中心主任;丁奎岭,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图片来源:麦克米伦

由上海市科协、中科院上海分院携手麦克米伦科学与教育集团举办的“科研评估体系国际学术研讨会”,是上海市科协2014年学术年会的重头戏。中外100多位科学家、大学校长、决策机构和研发机构负责人,围绕“科研评估与国家创新竞争力”这一主题,探讨了全球和中国的科研评估体系、方法、经验和挑战。

2002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库尔特·维特里希博士(Kurt
Wüthrich)在开幕致辞中回忆了他少年时跳高和踢足球的运动经历。他说,如果我们希望培养出优秀的运动员,就要趁早发现那些有天赋的苗子,并用明晰无误的结果判断这些人的水平。科学也理应向这个方向努力,虽然它的复杂性让我们很难找到一个简单的标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寻找评估体系的工作就可以忽视。他还认为,目前体系可能过于偏向诸如大型强子对撞机这样的“大”科学,而很多成就——包括他自己的获奖成果核磁共振在内——实际上是小规模的科学研究,同样能够带来很大的贡献。

在谈及如何进行科研评估时,《自然》杂志总编辑菲利普:坎贝尔博士说:“各国在科研基础设施、财富以及经济、环境和发展目标等方面都有各自的情况,因此并无通用的解决方案。”但他同时指出,如果单纯依靠论文引用量来评估科研影响力,这一方法不具有可持续性。

谈及如何进行科研评估时,《自然》总编菲利普·坎贝尔博士(Philip
Campbell)表示:“各国在科研基础设施、财富,以及经济、环境和发展目标等方面都有各自的情况,因此并无通用的解决方案。”但他同时指出,如果单纯依靠论文引用量来评估科研影响力,这一方法不具有可持续性。

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研究、创新与技能处主任David Sweeney
介绍了REF(Research Excellence
Framework)这一用于评估英国高校科研质量的体系,并探讨了该体系可能对中国带来的启示。

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HEFCE)研究、创新与技能处主任大卫·斯威尼(David
Sweeney)在主题报告中介绍了用于评估英国高校科研质量的体系REF(Research
Excellence
Framework),并探讨了该体系可能对中国所带来的启示。REF评估体系将帮助包括HEFCE在内的4家英国高等教育拨款机构每年向英国高校拨付大约19亿英镑的科研经费。

REF评估体系将帮助包括HEFCE在内的英国四家高等教育拨款机构每年向英国高校拨付大约19亿英镑的科研经费。REF体系从科研质量、学术之外的影响力和科研环境三方面评估英国大学的科研质量。其中,科研的学术质量仍是最重要的评估指标,在评分中所占权重为65%,但每位研究人员最多只能提供过去六年所发表的最具代表性的四篇论文;学术之外的影响力所占权重为20%,主要由研究人员提供案例分析,说明其研究对社会、经济、文化、健康、环境、生活质量等所作出的贡献;科研环境则包括科研战略、设施、人员配备等,所占权重为15%。

REF体系从科研质量、学术之外的影响力和科研环境三方面评估英国大学的科研质量。其中,科研的学术质量仍是最重要的评估指标,在评分中所占权重为65%,但每位研究人员最多只能提供过去6年所发表的最具代表性的4篇论文;学术之外的影响力所占权重为20%,主要由研究人员提供案例分析,说明其研究对社会、经济、文化、健康、环境、生活质量等所作出的贡献;科研环境则包括科研战略、设施、人员配备等,所占权重为15%。

“我们的出发点是一份最佳的科研评估提案中应该包括一系列优秀的科学研究,而且要以此研究为基础而令社会获益。”Sweeney
表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