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守望26年保护野生东北虎:收缴猎套 抓捕盗猎者

21世纪最危险的盗猎者,可能不在非洲的荒野上,而在电脑屏幕后面。

图片 1

2013年7月,印度潘那自然保护区的孟加拉虎GPS项圈遭到黑客攻击,由此诞生了针对野生动物的一种新威胁。自那时起,许多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就都在研究要如何与安坐世界另一端的偷猎者作斗争。

野外追踪动物痕迹,是巡护员必备的技能。

面对可怜的经费和不断进步的敌人,解决这一问题并不容易。

图片 2

盗猎者针对的第一个仪器是GPS项圈,这绝非儿戏。GPS项圈能够提供野生动物位置和迁徙情况的宝贵信息,但这些信息对于那些希望伤害动物的人来说,同样价值高昂。某些项圈如果被攻陷,能让盗猎者以3米以内的精度实时确定动物的位置,此时偷猎简直轻而易举。

这个圆形铁圈就是猎套,它对野生动物的威胁足以致命。

图片 3肯尼亚野生生物服务署的工作人员为内罗毕国家公园中的一头雄狮配置GPS项圈。图片来源:Ben
Curtis/Associated Press

今年51岁的董红雨,是黑龙江省迎春林业局驻小佳河林场资源监督中心站站长,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保护野生东北虎志愿者。老董的工作听起来简单,但却非常辛苦甚至是危险。无论在多么恶劣的天气下,他都要穿行在荒山深林里,奋斗在保护野生东北虎的一线。
放下猎枪成为保护东北虎志愿者
位于黑龙江省东部的完达山,属于长白山山脉北延,这里分布着总面积424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在这里生活着2000多种珍稀的野生动植物,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野生东北虎。
老董是完达山林区土生土长的新一代林业工人,他也曾是这里持证上岗的出名的猎手。他说,曾经这里林木茂盛,野生动物资源非常丰富,很多林区职工群众都把打猎作为副业,后来砍伐和偷猎的加剧令当地生态环境恶化。到了20世纪90年代,伴随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颁布,林区加大了打击盗猎和保护生态的力度。而从一名猎人转变成为一名野生动物保护者,是因为一个偶然的事件触动了他。
1990年冬,黑龙江省野生动物研究所专家张明海教授来迎春林业局进行野生动物调查,林业局选派了对道路、林况非常熟悉的董红雨当向导。调查的过程中,张教授向他讲解了中国野生动物分布状况、数量以及野生动物对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意义,使董红雨对野生动物保护产生了兴趣。然而,就在这年冬天,有一只野生东北虎遭到猎杀。这件事让董红雨的思想产生了急剧变化,保护野生动物已刻不容缓。1993年,中美俄联合在完达山进行野外东北虎调查,董红雨也参与了这场调查。虽然没有发现东北虎,但从那时开始,他有意识地收集完达山野生东北虎信息,后来,黑龙江省野生动物研究所的一位研究人员让他帮助监测东北虎,老董的志愿者生涯由此正式开启。每当听到东北虎出现的信息,他会立刻动身前去监测采集相关数据。至今,收集的野生东北虎信息多达数百条,科学证明了完达山不但有成年东北虎,而且有多只幼年虎。
在荒山深林里蹲守盗猎者
每年冬天,董红雨都能发现野生东北虎的痕迹。每次发现,他总是又高兴又担忧。2002年,有一只东北虎钻进了猎人的猎套,被勒断气管。猎套是由一根铁丝围成的,制作简单,成本不足一块钱。看着不起眼,但对于野生动物来说,是足以致命的,成为威胁野生东北虎生存的最大因素之一。
在所有的盗猎行为里,老董最痛恨的就是下套子。假如在一座山上,出现了50个甚至是更多的猎套,三、五年之内,山上所有的大中型动物都会灭绝,一个都不剩。在几百平方公里内,找到用一根铁丝做成的套子,除了经验,还得用上点高科技手段。老董用GPS把经常下套的地方进行标注,然后进行定点巡查。
干得久了,老董也总结出门道:偷猎者多是在雪天上山下套。因为可以跟着动物们的足迹找到它们。所以,每年冬季他都义务进山巡护,经常要在野外蹲守几个小时甚至一天,一旦抓住下套的,除了没收其工具,还要带领盗猎者来到下套的位置一个一个地将猎套清除。2011年1月12日,他在巡护过程中发现盗猎者,缴获还没来得及下的猎套87个,这是老董在反盗猎中收缴猎套最多的一次,而那几天,正有一只东北虎正在此区域内活动。
野生动物多活动于远离人居住的深山老林,那里没有路。为了制止盗猎行为,老董和监督站的同事经常要步行几十公里。在半米多深的雪地里跋涉,对体能是巨大的考验。极寒时,气温经常能达到零下40度,穿厚厚的羽绒服都抵挡不住风寒。2008年11月末,老董在山里蹲守4个小时,抓获1名利用绳套非法捕猎者;2012年1月16日农历小年,他在巡护时发现有人进山活动,跟踪了10多公里,在山顶上蹲守6个小时,抓获了3名利用绳套非法捕猎者。
至今,董红雨抓住的盗猎者有100多人。反盗猎活动时常伴随着危险。2004年冬天,董红雨和同事一起上山巡护,在路边他们发现一个人的行迹可疑,上前询问时,对方转身就跑,这时董红雨发现他身上带着一支猎枪,随即大喊:站住,把枪放下!那个人回身用枪就对准了董红雨。老董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毫不畏惧地冲了上去,对方被老董的无畏震住了,转身又跑。紧追了大约一公里,那个人扔下枪只身跑了,董红雨随后找到猎枪并转交公安机关。
2006年11月,在一次巡护时,董红雨发现有4名盗猎分子携带着枪支和4条猎犬,他上前把盗猎分子的枪支缴下,盗猎分子仓皇逃窜。过了几个月后,这4名盗猎分子将董红雨头部打伤,到医院缝了6针。如今,这道伤疤还清晰可见。后来,经过公安机关的侦破,这些盗猎分子被依法拘捕。而老董在医院仅住了12天后,就又上山开始清除猎套。
披露救助普京虎的故事
2014年,普京虎库贾出现在中国边境引发轰动。董红雨作为野外专家,也参与了这场营救行动。
库贾是一只西伯利亚虎。2012年11月冰天雪地里,海参崴当地护林员发现了它。被发现时它只有4个月大,同时被发现的,还有两只幼崽。它们的妈妈据推测可能遭遇了猎杀。经过救助,这些老虎幼崽在阿穆尔州自然保护区安顿了下来,并进行野外驯化。2014年5月2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来到这里,并将已经具备放归条件的库贾等三只老虎进行了野外放归。2014年10月,库贾的跟踪器信号显示,它游过了黑龙江进入了中国,库贾成为本世纪首例游过黑龙江进入中国的老虎。之后的两个月,它一直生活在中国,直到12月份才从黑龙江省回到了俄罗斯。
库贾游过黑龙江后,俄方立即通知了中方。接到通知,省林业厅派我和两名博士生展开搜找、护航工作。老董他们当时得到消息,库贾在黑瞎子岛上停留了大约一周,因为此前下大雪,它极有可能没有捕食到任何猎物,生命堪忧!所以,需要中俄联动,尽快找寻到它的踪迹。我们得到的信息都是晚一天的,因为库贾项圈上的信息会先传到法国卫星上,再传至俄罗斯,俄方再传给我们。起初很多天我们并没有找到。后来,部队的监控器发现它在巡逻道上走的身影,库贾一身冰棱,我们随即通知了抚远县政府。
老董说,大雪封山,担心库贾长时间没有进食,林业厅委派抚远县政府买了一只鹿,但是库贾起初并没有出现在有鹿的地方。极寒天气下,这只鹿很快就冻死了。根据多年经验,老董将鹿拉到库贾常出没的地方,将鹿的腹部打开。第二天,再次来到这里时,老董惊喜地发现,鹿已经被吃掉了。不过,有了精神的库贾,此后又出现在抚远县城边,咬死了农户家的十多只羊。吃家畜表示它驯化的不成功,我建议买了两头野猪,后来发现它咬了这些野猪。此后的一个月,我们就这样一路追踪,一直跟到了国境线,就怕它出事。最后一天的时候,它项圈的无线电信号在中国境内消失了。第二天,俄方传来消息,它已经过江回到了俄罗斯。
虽然多年的野外工作吃了很多苦,但老董说,他无怨无悔。每制止一次盗猎行为,每救援一次野生动物,就会又有一些野生动物躲过劫难,这是他追求的人生价值,他感到很充实。(记者
刘琳)

但是盗猎者向GPS项圈下手可不光是图方便。考虑到为动物安装项圈的高昂价格(印度的孟加拉虎每只项圈的总成本可达5000美元),这一设施通常只会留给最稀少的动物——犀牛,老虎,雪豹,大象。毫不意外的是,正是这些动物在黑市上有最高的售价。

克劳福·阿兰(Crawford
Allan),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野生动物科技犯罪项目主席,和全球的野生动物保护者直接协作,预防即将到来的科技盗猎浪潮。“这就像是一场军备竞赛——一场科技竞赛”,阿兰说,“一直是这场永远的战斗:试图抢在盗猎者之前一步。”

但事实上,巡林员有生锈的霰弹枪,盗猎者就有AK47。巡林员有AK47,盗猎者就有消声武器和夜视镜。阿兰说,盗猎者总会不断找到更加复杂的办法猎杀动物——只要利润还是那么大、风险还是那么小。

图片 4印度巡林者在守卫一头雌性犀牛。目前,布置保卫人员当场守护仍然是防止盗猎的最好措施。图片来源:Anupam
Nath/Associated Press

当然,智能项圈和其他GPS仪器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攻克。潘那保护区项圈的黑客攻击没有成功,自那以来也没有发现别的尝试。但是,阿兰警告说,不论是仪器本身还是其使用者,其网络安全都亟待改进,距离高枕无忧还很远。

“犯罪分子从盗猎中获得的利润极其巨大,他们很容易买得起先进科技,可能足以获得巡逻路线和动物位置,”阿兰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