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竹刻艺术鉴赏及雕刻大师

竹刻是我国传统的工艺美术品种之一,竹刻制品有扇骨、笔筒、文具、对联等上面雕刻文字和图案的精美工艺品。我国人民历来爱竹,竹子因其节实竿挺,虚中洁外,筠色润贞,四季长青,故自古以来被视作祥瑞之物,为人们所喜爱,几千年来一直是文人墨客歌咏和描绘的对象,从《诗经》、《离骚》到绘画中的“四君子“、“岁寒三友“,竹子都是朴素而气质高尚的象征。竹子是属于君子型的植物,所以《幼学琼林》说:“竹称君子,松号丈夫。所谓“高风亮节”是人格的修养直接取法乎竹的证明。因此我国历史上特多爱竹成癖的古人,魏晋有“竹林七贤”,唐代有“竹溪六逸”,王维有“竹里馆”,苏东坡则宣称:“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宋代文与可的《竹颂》中提到“心虚异众草,节劲逾凡木”。

中国古代文人的生活情趣是以书房为中心展开的,臂搁是中国“文房清供”的特产。臂搁多以竹制居多,一般用去节后的竹筒,将其分劈成三块,然后在凸起的竹面上采用浅刻平雕的手法,镌刻一些字画,通常是座右铭、诗画、赠言等。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明代竹雕臂搁

图片 4

臂搁,曾经是古代文房中一件极具欣赏价值的文案用具,臂搁的称谓是从古代的藏书之所——“秘阁”转化而来。在古代,“秘阁”指的是内府的一个图书档案机构,汉代以后都由秘书监掌管。“秘阁”一名后来又成为尚书省的别称,尚书省在汉魏时是皇帝的秘书机关。

 

在未发明纸笔以前,国人即“刻竹为书”,这种竹简大概就是就是臂搁的雏形。但那时只是为了刻写记录文字,与后来的用途无关。据《清秘阁》记载:“宋高宗时有詹成者,能于竹片上刻成宫室、人物、花鸟,纤毫俱备”,同时,在南宋林洪的《文房职方图赞》中就有了秘阁的记载,被戏称为“竺秘阁”,列为“十八学士”之一,林洪与詹成为同一时代人,詹成所制可能就是臂搁。这两则记载也充分说明,至少在南宋,臂搁就已经在文房中广泛应用。
明代时用来枕臂的臂搁也沿用了“秘阁”一名。

  我国竹刻起源很早,据〈礼记》记载,秦汉前的士大夫们在典礼的仪式上就要使用竹制品,这类竹制品具有很强的文饰作用。竹刻在汉朝已有相当的发展,然而,由于历史实物不多,我们现在不可能很全面地了解当时的竹刻工艺。现在,我们从很少的一些出土文物中还是可以对那时的情况进行一些想象和推断。比如,在西汉马王堆一号墓中出土的一件漆竹勺柄,就表明当时的竹刻工艺的水平已是相当高的,本来这是一件实用的生活用品,然后其上刻有很精美细致的宠纹,加以髹漆,便成为一件竹刻工艺品了。以后,专门制作的竹刻工艺品也出现了,相传晋代大书法家王献之就有一只非常精美的斑竹笔筒,他非常喜爱它,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裘钟”古而六朝时,齐高宗赐给明僧一件竹根如意,这表明当时己有一竹根雕的竹刻工艺和品种了。

臂搁的出现与古人的书写用具和书写方式有密切关系。过去,人们用的是毛笔,书写格式自右向左,稍不留意衣袖就会沾到字迹。于是,聪明的明代文人们发明了用来搁放手臂的文案用具——臂搁。除了能够防止墨迹沾在衣袖上外,垫着臂搁书写的时候,也会使腕部感到非常舒服,特别是抄写小字体时。据闻,古代大考——科举考试时,为防舞弊,都是由相关人员誊写考生试卷,十几份试卷抄写下来手臂累得不行,而有了臂搁的帮助就轻松多了。因此,臂搁也称腕枕。另外,文人墨客们在烈日炎炎的夏日挥毫泼墨时,将臂搁枕于臂下,一来可防止臂上汗水洇纸,二来由于竹子性凉,有祛暑功效,可得一时清爽,因而也有人管竹臂搁叫“竹夫人”。当然,长短与镇纸相近的臂搁,也可充当镇纸,压在上面,防止纸轻易被风掀起。

 

明清以后,随着刻竹工艺水平的提高,臂搁的工艺水平也显著提高,逐渐成为展现刻竹工艺的一个主要器物之一。它是文人们不可或缺的一件实用器具,又因为上面刻有雅致的座右铭和各种图案,充满文人情趣和寄托,也成了旧时文人们竞相收藏、把玩和互相馈赠的物品。

  到了唐宋时期,竹刻工艺更为成熟地发展起来了。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卷五卢氏宅条说:唐德州刺史王倚家有笔一管,稍大于常用笔管……中间刻《从军行》一铺,人马、毛发、亭台、远水,无不精绝。这是竹刻见于著录之始。元陶宗仪《辍耕录》记载过宋代詹成刻竹:詹成者,高宗朝匠人。雕刻精妙无比,尝见所造鸟笼,四面花版,皆于竹片上刻成宫室、人物、山水、花木、禽鸟,纤悉具备,其细若缕,且玲珑活动。这是见于记载最早的一位竹刻家,显然这时的竹刻技术的确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程度。但有关詹成的事迹却无详细记述。

明清两代的竹刻工艺发展极盛,有几位代表人物的作品值得关注:如以朱氏祖孙三人朱松邻、朱小松、朱三松为代表的嘉定派竹刻,清代很多竹雕都沿用了这种技法;以濮仲谦为代表的金陵派,他刻的《滚马图》,那可以说是国宝,一个胡人牵着一匹马,那马在地上打滚,要起来却还没有起来的样子,神态动人,仿佛照相机一般,攫取了瞬间的精彩;明末“留青”圣手张希黄所刻臂搁,浮凸有致;清道光年间的名家周子岩,他师从王原祁、王等书画大师学过绘画,本身就有这方面的功底,所以在臂搁等竹刻方面颇有建树。艺术大师不是工匠,他在雕刻和制作工程中,加入了自己的创意。纵观拍场,但凡由历代名家雕刻的臂搁,总是价超同辈,这也成了评判竹雕臂搁价值的一大标准。

 

竹刻臂搁是刻制最多的竹刻品之一,也是竹刻艺术的主要代表品种之一。明清时期载入典籍的竹刻家就有二三百人之多。随后,竹雕根据雕刻技法和风格特征,被分为嘉定派和金陵派。前者能在方寸之间镌刻山水、人物、楼阁、鸟兽,刀法精巧,艺术造诣深湛。该流派代表人物以朱鹤、朱缨、朱稚征祖孙三代最为著名,被誉为“嘉定三朱”。金陵派则以根雕和竹板刻书画见长,古朴雅致。濮仲谦、潘西凤等为此派代表人物。无论是“金陵派”、“嘉定派”还是浙派的“留青刻法”、“陷地浅刻”等等,几乎都有竹刻臂搁传世。

  宋代以后,陈置几案的小件雕刻,异彩纷呈,粲然夺目。如琢玉、镂牙、刻犀、范铜、塑瓷,乃至镌砚、模墨,多为前代所未有。雕刻的体制规模,题材技法,至元明而大变。竹刻就在这一背景下得到了迅速发展,因为各种工艺必然互影交光,息息相通。至明中叶,文人艺术家们在前人基础上致力发展,终于把竹刻从比较简单的、以实用为主的工艺品,提高到比较细致的、以欣赏为主的艺术品,使之形成为一种专门艺术。以后,便名手辈出,穷工殚巧,蔚为大观,成为雕刻史上我国特有的一朵艺苑奇葩。

张希黄,浙江嘉兴人,他创造的“留青”又称“皮雕”竹刻技法,就是一改以往竹刻家在刻竹前先把竹皮、所谓的“青”刮去再进行雕刻的方式,而是保存竹皮,只将竹内稍加刮磨后就在竹皮上雕刻,刻完后,再将没有绘画或写字部分的竹皮擦掉,使图案高出竹雕地子,好似浮雕。经年之后,刻成图案的竹皮微泛黄,而竹肤颜色变深,就形成了明暗对比,具有一种高雅淡泊,巧而不媚的文人之气。据了解,他的传世真迹作品不会超过20件,目前已知的留青臂搁仅三件,一件是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山窗竹影”竹臂搁,另一件是藏于台北鸿禧博物馆的“黄鹤书屋”竹臂搁。

 

朱三松,名稚征,三松是他的号。他是嘉定派竹主和创始人朱鹤的孙子,秉承祖业,把嘉定派的高深刻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所刻的人物臂搁,笔筒等等竹刻作品,无不精致深厚,生动自然。

  明、清两代是竹刻发展的黄金时期。竹刻艺术主要流行于我国南方的产竹地区,比如浙江、江苏、上海、四川!湖南和广东等地。在明代正德、嘉靖时期形成了金陵(今南京)、嘉定(今属上海市)两大竹刻中心,而且行成了各种竹刻流派,名家辈出,空前繁荣。刻竹的方法有很多种类,刻竹是作者的情思驰骋于竹,用刀来传达自己心中的情感,全凭自己的悟性,恰当地运用各种刻竹方法。现将主要刻法分述如下:

杨谦,字筠谷,江苏嘉定人,艺术家。他擅长画梅花、工篆刻、牙雕、竹雕等,是个多面手。从他的这件臂搁可以发现一种独特的竹刻装饰手法,就是在刻饰好的图案上填彩,形成浓烈的色彩。

 

方治庵,字矩平,浙江黄岩人,工山水画,擅长以“陷地浅刻”(以竹为地,下刀不深)法刻竹。此臂搁形似长条弧板,上以方治庵拿手的“陷地浅刻”法刻饰苏武手拿旄节,跪坐遐思的形象,并刻文坛和款识“溯雪满天山,飞鸿入汉关,麒麟高阁在,何幸得生还。庚寅仲春,作奉大卿仁史清玩。”

  一、立体雕:

此外,还有明代金陵派创始人濮仲谦的臂搁,清代康熙年间刻竹高手、嘉定吴之藩的松下人物图臂搁,福建邓渭的“荷花”臂搁等等,举不胜举,都是竹刻臂搁中的佳品。

 

  1、圆雕:即立体雕。大多为五面雕刻,底面留款识,以文房器具和摆件为主,以竹根为主要材料。

 

  2、透雕:画面以外空白处镂空。或层次之间透空,具有很强的立体感,以香筒、笔筒为主。大多为四面体雕刻。以竹筒为主要材料。

 

  3、高浮雕:不作镂空的具有相当立体感的浮雕。以三面体雕刻为主,常用于笔筒,以竹筒为主要材料。

 

  4、浮雕:具有一定立体感的浮雕,以正面雕刻为主,主要用于笔筒。

 

  5、深雕:又名陷地深刻,是凹刻中最深的一种,具有相当的立体感,和浮雕、透雕等法结合在一起,实际上是凹刻的浮雕,如金属模具中的阴模。此种刻法不多见,主要用于笔筒。以雕刻蔬菜、荷花等到为主。

 

  二、平面雕刻

 

  1、
浅浮雕:以平面雕刻为主,略作有立体感的层次,又名薄地阳文,如同印纽雕刻中的薄意雕。

 

  2、
留青雕:又名皮雕,是皮雕中的凸刻法,将图文留于竹皮(青)上,其余铲去为底(地)。如果图文再以浅刻法,分出层次,使具有深淡的墨色效果,为留青雕之上品。常用于笔筒、臂搁、扇骨上。以表现字画的用笔,用墨为其特色。

 

  3、
深刻:刻痕较深,不必借助高光即能看清刻痕的凹刻。宜于刻书法作品和勾勒法之画,有碑刻的韵味,大都用于臂搁、扇骨、笔筒及翻簧制品。为一般竹制工艺品常用之法。

 

  4、
浅刻:刻痕很浅,往往需要在高光下才能看清刀痕的一种刻法,为凹刻之最浅者。大都用于臂搁及扇骨,以表现画的笔墨意趣为主。

 

  5、
皮雕:即在留青竹上作凹刻,此种刻法很少见。以浅刻、深刻法相结合,刻字画均宜,具有很强的书画表现力。

 

  6、
翻簧:又名贴簧,是一种竹制品的名称。可在竹簧上作浮雕、浅刻、深刻。竹簧大多制成器具,往往是一般商品,数量较多,罕有佳构。以深刻为主要刻法,刻痕中常嵌石青、石绿等色。

 

  7、 细刻:又名毛雕,以刻线条为主,大多一笔以一刀刻成,刻痕带有毛刺。

 

  
自明代正德、嘉靖之后,竹刻艺术发展十分迅速,几乎每个时期都有一些杰出的艺术家涌现出来。当时,大部分竹刻高士都集中在江苏嘉定和金陵一带,一些士人便将这些精工典雅的作品,根据雕刻技法和风格特征划分流派,于是出现了嘉定派。嘉定派生产中心主要是在江苏嘉定(今上海嘉定县)。嘉定派最早的创始人是朱鹤,在嘉定竹刻艺术中,以朱鹤祖孙三代最为著名。有记载称,其子朱缨,号小松和其孙朱稚征,号三松,均能继承父业。

 

  朱鹤
字子鸣,号松邻,明隆庆、万历年间嘉定(今属上海)人,为明代竹雕著名流派嘉定派创始人。能诗善画,艺术修养极高,他能在很小一的竹面上刻出美妙传神的山水人物、花鸟楼阁,由于雕刻精巧,世人极为珍爱,朱鹤本人文学艺术造诣很深,且有创造精神。他性情孤僻,与俗寡合,但却时常与书画名家、文学家交往,因其善书画,通古篆,早年又得缪篆不传之密,所以在他的竹雕设计和制作中,经常以笔法运用于刀法之中,其所制作的笔筒、香筒、臂搁,佛像等,虽然有的朴茂质拙。有的精妙绝伦,但又大多是以“洼隆浅深”,刻五六层的镂空深刻透雕进行制作的。朱鹤认为:如果不进行透雕和深刻就不算雕刻。因此,他将南宗画派揉合在北宗的雕刻之中,创造出深刻法,为唐代以来发展的竹刻艺术开辟了新的途径。其作品深受当时士人的器重,人们争相求购,得到他器皿的人,不呼器名,而是直接以“朱松邻”称之。甚至到了清代中期,乾隆帝看了他刻制的竹器,也题有“高枝必应托高土,传神莫若善传神”的诗句加以赞扬北京故官博物院藏有他的浮雕“海棠花”笔筒一只。特别是南京江苏省博物馆所藏竹刻“松鹤”笔筒,是用竹筒表现一段松干,上面曲折生出小枝,校间站立一只仙鹤,构图和谐,西面雅静,刀法极熟炼'充分体现出朱氏竹刻的杰出技艺。

 

  朱缨
明代工艺家,字清父,号小松,嘉定(今属上海市)人。朱松邻之子。他能制作古朴而秀美的盆景。因此,嘉定的盆景和竹刻一同名扬天下。小松继承家法,工小篆、行草,擅画长卷小幅,精书善画。不轻易出刀刻竹,所以其作品极为难得,甚为珍贵。所刻竹木古仙佛像,鉴者谓“胜于吴道子所画”。又有雕琢犀、象、香料、紫檀之图匣、香盒、扇坠、簪钮一类,奇巧夺人。与父朱鹤、其子合称“嘉定三朱”。1966年,上海宝山县明墓中出土一件朱缨阳刻镂雕“刘阮人天台图抒香筒一件,极为难得,现藏上海博物馆。

 

  朱稚征
号三松,小松的次子。继承家法,并发扬光大。朱氏竹刻,传到三松,己有三代,技艺也达到了高峰。三松性情淡泊,善刻瘦竹枯木。竹刻也不轻易下刀,必等有创作的兴致和得到好倚料时才制作。创作态度也极为认真,每雕一件,往往经年之久。三松所刻笔筒、臂搁以及小动物,在当时已很宝贵,到了后世,更是声名远扬,价比金贵了。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他所雕的“谗翁”一件,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藏有他的竹雕“松阴高士”笔筒一件。

 

  秦一爵
明代嘉定人。学嘉定派技法,又能自己立意创新,传世作品绝少。北京故寓搏物院藏有秦氏竹雕“张果豫”一件,极为珍贵。

 

  孟仁父
明代木雕刻家,以创制嵌金银丝木雕器而闻名。所作器皿以仿古式杯、斝尊、彝等为多见,上嵌金银丝,并加刻铭文,极为古雅。曾为孙克弘制作过紫檀木酒斗两只,上雕刻陶渊明赏菊图,用银丝嵌出“渊明赏菊”四个篆字,底部刻“孟仁父制”款,刻工和嵌银丝都很精美。今南京博物院收藏有孟仁父制《木雕嵌银丝酒匜》一件。

 

  沈大生
嘉定人,明代遗民。能诗善画,多才多艺,继承嘉定派朱氏的雕竹技艺。上海博物馆藏有沈大生浮雕“庭园读书图”笔筒一件。

 

  尚勋
生卒年不详,活跃于清嘉庆、道光时期(1796——1850)的竹刻名家。善刻留青法,造诣极高。今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其《浅浮雕竹林七贤图笔筒》和《八骏图笔筒》,上海博物馆收藏其《桐荫煮茗图笔筒》,广东省民间工艺馆收藏其《溪船纳凉图笔筒》等。尚氏的《载鹿浮槎笔筒》等,今已流失海外。

 

  周乃始
清代嘉定人。工诗善画,颇有才气,也喜竹刻,擅刻芭蕉丛竹。上路博物馆藏有其浅刻芭蕉人物笔筒一件。

 

  岳鸿庆
字余三,清道光、咸丰年间浙江嘉兴人,岳飞的后代。工于刻竹,运刀如笔,一时称绝。还曾以竹雕刻技法,刻《紫檀木梅花图大笔筒》,由画家张子祥落墨,余三奏刀,千枝万蕊,生机勃勃,虬枝老干,皱纹疤结,浑古有致。今上海博物馆收藏其竹刻《游鱼图》扇骨一柄。

 

  王永芳
清代嘉定人。工刻竹,所刻字体多学苏东坡,清劲风骨存。上海博物馆藏有王永芳浅刻苏字千论书”行体笔筒一件。

 

  吴三藩
清代嘉定人,字鲁珍,号东海道人。初学嘉定派朱珉技法。后自刨嘉定派中一支脉。即薄地阳文竹雕。流传于世的作品多为人物、花鸟笔筒及行草书法臂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吴氏木雕人物笔筒一件。上海博物馆藏其薄地阳文浮雕“松下老人”竹臂搁一件;薄地高浮雕“二乔”竹笔筒一件,一面雕“二乔图”,一面刻七绝一首,款为“吴三藩”三字,极为珍贵;又藏“松荫迎鸿图”竹笔筒上件,属“磋溪吴三藩制”款,亦极为稀珍。

 

  朱文右
吴鲁珍之婿,得吴氏指教,颇能传其技法。传世佳作有“合鞋瓣”竹笔筒一件。

 

  封锡爵
清代嘉定人。专工刻竹,人品高洁、技艺超绝,因而声名远扬。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封氏竹雕“白菜”笔筒一只,整个笔筒雕成白菜形状,造形自然别致,底有“封锡爵”三字篆夹园杉阳文印款。

 

  封锡禄
清代嘉定人。性情落拓不羁,精于竹刻,于康熙年间被招人宫廷,成了御用刻竹艺人。他尤其擅长用竹根雕刻人物像。他还擅刻核桃、橄榄核等工艺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其竹雕人物山水笔筒下件,有“壬寅三月”和“封锡禄”名款;叉,上海博物馆藏其竹根雕“罗汉”及“狮子戏球”立雕各一件。

 

  封锡璋
清嘉定人。锡禄之弟,也精竹刻,也是御用竹刻艺人。上海博物馆藏其浅浮雕竹笔筒一件。

 

  封品官 清嘉定人,善竹刻,尤擅竹根雕人物。

 

  封三元官 清嘉定人,工刻竹,技法出于封门家族,尤擅竹根雕人物。

 

  封始镐
字彝周,清嘉定人,传承父辈竹雕之艺,擅长竹雕人物,亦名噪一时。《竹人录》记载,其“好读书,旁及镂剔人物,浓纤合度。”据《清档》记载,清雍正间(1723——1735年),其与封始歧同在清宫养心殿造办处牙作供职。

 

  封始歧
字时周,清嘉定人,善刻竹木牙雕等。《竹人录》记载,其“性活澹,家贫无以自给,籍技能以资衣食,所制亦工妙”。雍正初年,由苏州织造高斌荐入清宫造办处牙作供职,其当差之名为“封歧”。今传世品有《封始歧款竹根雕伏虎罗汉》。台北故宫博物院还收藏有《封始歧款牙雕山水人物小景》。

 

  封始豳
字绵周,清嘉定人,封锡禄之子,著名竹雕刻家。技艺高超,不在其父之下,尤善竹根雕人物。

 

  封文官 清嘉定人,工刻竹,尤善竹根雕人物。

 

  封小姐
佚名,清嘉定人,《竹人录》载其“工刻竹根蟾蜍,时人珍之,以一蟾蜍易银一两”。

 

  封颖谷
清嘉定人,封锡爵之子,亦工镂竹,承传封门竹刻技法,善竹根雕人物。

 

  封云生 清嘉定人,师承封门技法,善竹根雕人物。

 

  顾珏
清嘉定人。他的刻竹,一反朱氏等人传统的平淡天然的风格,转向精雕细刻。他的作品都要经过一二年时间才能完成。独立门庭,自创一派。上海博物馆藏有其竹根雕“群仙祝寿图”一件,制作精细,用刀细密,是其代表作。

 

  施天章
清嘉定人。字焕文,清代著名竹刻家和象牙雕刻家。生于康熙四十年(1701年)竹刻妙若神工;技艺超群,曾师从于封锣禄,擅长竹根人物雕,人物神情态度极为生动逼真,风格古朴苍老。卒于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享年七十三岁。今传世品有《施天章款竹雕佛手》,竹根雕童戏各一件。风格苍深浑厚。

 

  周颢
(一作周灏),字晋瞻(一作峻瞻)号芷岩(或作芝岩),又号雪僬,尧峰山人,晚年号髯痴,人称“周髯”。清嘉定南翔人,生于康熙十四年(1675年)卒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享年八十八岁。周氏多才多艺,能诗善画擅刻竹,绘画曾问业于王石谷,得其指授。刻竹师法嘉定朱氏技法,又别树一帜,神明于规矩之中,变化于规矩之外,独创“陷地深刻”之法,为清代竹雕史上承上启下之人物。周氏竹雕技艺功力自深。所作山水、树石、花草、丛竹、人物等,皆不用稿本。其山水首次将南宗画法移入竹刻,尤为清人所称许。周氏擅长多种竹刻技法,今传世作品亦较多,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周芷岩松壑云泉图笔筒》和《竹石图笔筒》均采同阴刻法,以刀代笔,表现墨韵,极为流畅自然。而《竹雕杏花笔筒》、《竹雕兰花纹臂搁》和《竹枝图臂搁》等,则为“陷地深刻”法之风格,颇有新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