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亿分红之后,福耀玻璃的选择

而到了2017年,曹德旺依然还在坚持,“房地产崩盘是早晚的事,手里多余的房子应该卖掉”。

受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通用汽车关闭了在俄亥俄州的工厂,福耀美国项目启动后,对废弃的通用旧厂进行改造。因为福耀的投资,周边物流、餐饮等产业复苏,福耀美国工厂成为当地明星企业,其所在的路段还更名为“福耀大道”。

图片 1

如果曹晖回归,福耀玻璃会有怎样的改变?

曹德旺曾表示:“我买这个厂房花了1500万美元,改造用了1500万美元,当地政府通过各种渠道补贴我3000多万美元,所以我购买厂房基本上没花钱。”

曹晖早有另起炉灶之意,辞任的前一年便成立了三锋控股管理有限公司。出走当年,又成立了子公司福建三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从事汽车饰件、模具、服务等汽车配件领域。

“个税起征点应该是3万,我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讲话”

同时,今年福耀玻璃将对SAM进行资产整合与升级改造,使其成为一个现代化铝亮饰条的产销基地。整合该公司资产需要花一年多时间,整合完成后,将会成为福耀一个新增长点。

这对曹德旺来讲是一个刺激,一方面是成本低却卖出天价,司机所讲的“好几千块”的玻璃,日本的成本价200多,到中国卖8000元,40倍的价差;而另一方面,这个看起来暴利的行业,在中国却没什么人进入,甚至说是做不出来。

“公司力争2019年度汽车玻璃产销量及其他主要经营指标保持稳定增长。”福耀玻璃年报中对经营计划如此表述。

结束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如果喜欢,也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以示对我们的鼓励!

福耀玻璃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预计称,美国项目2019年仍会保持增长势头。“美国项目去年产能利用率才做到60%-70%,按国内的产能利用率要达到80%-85%才算正常。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1987年,主营汽车玻璃的福耀玻璃成立,而1993年,福耀玻璃登陆A股市场,而此时曹德旺早已从竞争白热化的配件市场转回到了其最初想要攻下的配套市场,专门为汽车厂商提供汽车玻璃了。

“现在经济形势不景气,在性价比最合适的时候,把这些公司用低价买过来,对公司业务形成协同。”最新消息显示,该资产购买事宜已获得德国政府反垄断批准,并已完成资产交割。

|好文推荐|

从利润变动来看,净利润增幅高于营收增长的原因主要在两处。

图片 2

2018年6月,曹晖将三锋集团以2.24亿元的交易对价卖予福耀玻璃,增值率超过一倍。被收购时,三锋集团旗下子包括汽车饰件、模具、汽车服务和一家已注销的文化传媒公司。这次交易,使得福耀玻璃拓展汽车配件领域,同时减少关联交易。

2015年7月2日,福耀玻璃发布公告,公司总经理曹晖和董事兼副总经理白照华提交辞呈,福耀玻璃的这场“人事地震”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曹晖的辞职,此时曹晖已经在福耀玻璃担任总经理一职接近9年。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福耀的总经理职位由曹德旺的女婿叶舒担任。

“这辈子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做一片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玻璃。”这是曹德旺的梦想所在。

而这个所谓的“障碍”却是曹晖自己。

曹晖与叶舒搭档的“福耀二代”能否担起重任,现在难有答案。不过,福耀玻璃未来方向却是曹德旺不得不关注的。

扫描加微信,拉您入群,

当然,真实业绩增速大幅收窄,与2018年大行业环境息息相关。

在视频里面,年届古稀的曹德旺靠着椅子跟记者聊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经历以及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问题,然后就聊到了中国的税务问题,曹德旺在土地、能源、电价、劳动力等方面算了一笔账,并且直言: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它高35%。

整体业绩的稳定主要归功于海外市场。因海外战略提前布局,福耀玻璃汽车玻璃国外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4.42%。

而房价的走势也让曹德旺显得是房地产预测的“门外汉”。

SAM主要从事铝亮饰条的生产和销售业务,资产包括设备、材料、产成品、在产品、工装器具等。

同日,俞敏洪在某论坛上炮轰了一系列的公司:从拼多多到腾讯、阿里一个也没有放过,称他们只顾利用人们的低级趣味赚钱。这个观点估计很多人是同意的,不少公司赚钱能力一流但恶评不断,终归是缺少社会认同的文化和价值观,当然在一片非议声中,也有一些公司很少被黑,像今天猫哥分享的这个人,最近负能量太多,需要一些新鲜空气提提神了。

曹德旺女婿叶舒在2017年3月上任总经理一职,从去年业绩来看,中规中矩平稳渡过。不过,众望所归的指定接班人,曹德旺长子曹晖在出走三年后至今仍未归位。虽然有迹象显示,曹晖回归的步伐正加快。

曹德旺的父亲是上海永安百货的股东之一,但时局动荡的年代,个人财富的折损并不鲜见,为避战乱,曹家从上海迁回老家福建福清,但是家道也因此中落,生活陷入清苦,本应度过美好学生时代的曹德旺,开始了“投机倒把”的生活。

偷偷转向

猫哥在想,曹德旺所基于的长远未来,会不会是因为看到了房地产税。

这一项目的布局始于2014年,当时福耀玻璃在美国俄亥俄州独资组建福耀玻璃美国有限公司。

统计局发布的最新的70城住宅销售变动情况的统计数据显示,7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仅有4个城市下跌,而15个热点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下降的城市有2个,最大降幅为0.1%;持平的2个,上涨的11个,最高涨幅为3.0%。

在不久前举办的2018年业绩发布会上,福耀玻璃财务总监陈向明表示,公司海外市占率只有百分之十几左右,相较于国内超过65%的市占率,在海外市场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别人不做,我一定要做”

第一笔,公司财务费用由2017年的4.19亿元,降至去年的-1.11亿元。主要原因是汇兑收入,报告期公司实现汇兑收益2.59亿元,而上期汇兑损失了3.88亿元。一正一负,汇兑差额超过6亿元。

当然,故事嘛也要看完整,在此前的同一档节目中,曹德旺透露,他最终对黄檗寺的捐助是2.5亿,已经不再是一个斋堂那么简单了。

公告显示,第二次辞任理由是,“希望专注于其他商业事务”。这也被外界解读成无意接班。

而曹德旺“跑了”的言论的出现,其实是对当时市场环境的普遍担忧,曹德旺的吐槽也是实体制造业所面临的普遍困境。

国内汽车行业今年会否继续下滑?美国项目能否继续增长?德国项目能否顺利改造?除了这些,还有“福耀二代”的接班问题。

图片 3

从曹晖过去几年的创业行为来看,其对汽车饰件、汽车服务等领域兴趣浓厚,未来大概率会带领福耀试水产业链其他领域。

最终曹德旺找到了福建工程院的专业人才、在上海买到了旧图纸并拉到了汽车工业公司的投资,在经过多次试验后终于制造出了成本不到200元的汽车玻璃,而曹德旺的售价却不过2000元。

年报显示,尽管行业形势严峻,但福耀玻璃依然逆势增长。其营业收入首次突破200亿元,达202.25亿元,同比增长8.08%;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20亿元,同比增幅30.86%。

?一线城市靠边站,这3个二线城市,将成为今年楼市新的热点

不止如此,2019年福耀玻璃的业绩增长点仍将来自于美国项目。

事实上,曹德旺本应该是一个“富二代”的,但出生于1946年的他显然没有赶上好时候。

在去年营收构成中,福耀玻璃国外营收占比继续提升,由2017年36.39%增长5.41个百分点上升至41.80%。

曹德旺带王石去福清黄檗寺,曹德旺看到有一片地就问准备盖什么,主持说要盖一座斋堂,曹德旺就问什么时候开工,主持透露钱还没凑够,曹德旺问多少钱,主持说1600万,曹德旺说“我出”,主持连忙说还有一条路和连廊还没算进去,曹德旺就问2000万够不够。

不过,在福耀玻璃总经理一职上,曹晖曾二进二出,不甘于一个“守业者”的角色。

“随缘了,看机会”

从汽车行业来看,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8年汽车产销同比下降4.16%和2.76%,自1990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汽车行业已基本告别高速增长期,转而进入稳健增长期。

06

从曹晖创办的公司经营情况可大致判断其管理能力。曹晖选择的这一领域正是汽车配件相关产业,与福耀玻璃业务密切相关。三锋集团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7.29亿元,实现净利润0.54亿元;2018年1-5月实现营业收入3.06亿元,实现净利润0.28亿元。

这个关于个税建议的基金程度,仅次于宗庆后的“工薪族免缴”,与刘永好、董明珠等提出的一万元要高出两倍,是在已经完成征求意见的个税起征点的六倍,虽然知道可行性不高,但是不少工薪阶层为曹德旺的建议点赞。

在累计投入7.68亿美元(超过50亿元人民币)后,福耀美国在2017年底已完成年产2200万平方米汽车安全玻璃的产能规模建设。

曹德旺能跑到哪儿去呢?

“曹晖所创办的与福耀主业相关的公司都基本收购过来了,对福耀来说也是一个利好,是公司未来一个新的增长点。”福耀玻璃相关人士表示。

?政府不再垄断住房土地供应,集体土地可建房,小产权房将转正?

界面新闻查询发现,曹晖的三锋投资旗下除江苏三锋外还有4家公司,包括重庆三锋汽车饰件有限公司、江苏三锋材料研究院有限公司、福建三锋汽配开发有限公司和福建易道大咖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时间均在2017年之后,未来是否继续注入还不得而知。

王石在采访中“爆料”了曹德旺捐赠寺庙的一个小故事:

(实习生方琬夷对本文亦有帮助)

众所周知,曹德旺对实业是死心塌地的,可能是实业家对于房地产本能的抗拒,不玩房地产的他对目前房地产市场又很看不惯,经常会做出“房地产迟早崩盘”的预言。

这一路径与曹德旺多次在公开场合的表态一致,董事长一职未来还是要交给曹晖。

接班人回归,也就意味着曹德旺距离“退休”也越来越近了。

如法炮制,今年1月,福耀玻璃旗下全资子公司福耀欧洲玻璃工业有限公司,购买了处于破产清算状态的德国公司SAM的资产,耗资5882.76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46亿元)。

在2016年末,曹德旺因为一段采访“红”了。

2019年3月16日,在年报披露的同时,福耀玻璃又公告,将以6600万元收购曹晖控股福建三锋投资有限公司所持的江苏三峰汽车饰件有限公司。这家公司自2017年成立至今仍处于筹建期,尚未开展业务,近一年一期的营收均为0元。

那么这段交易意味着曹德旺家族到底是“儿子接班”还是“女婿接班”尘埃落定,曹德旺为长子曹晖接班清除了“障碍—”。曹德旺随后回应媒体表示,此次收购是为了其子曹晖接班福耀玻璃做准备。

在叶舒2017年上任首年,这种颓势已有所显现,当年福耀玻璃净利润增速只有微幅的0.14%,距2013年-2016年15%-25%的业绩增速相去甚远。

而事实上,除了吐槽“死亡税率”,曹德旺对于税收话题也一直是情有独钟。

2018年更是突飞猛进。在国外共83亿元的营收中,美国项目34.12亿元,占比已超过40%,同时贡献了2.46亿元净利润,收获期已到。

所以当“玻璃大王”为制造业发声,就引来了多方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三锋与福耀之间在过去三年存在着频繁的关联交易。从金额上来看,双方2017年采购及销售的关联交易合并交易发生额高达6.59亿元。

而在一众“别让他跑了”的声音中,他是少有的在言语上直接回应的企业家。

若福耀玻璃未能提前布局美国项目,或美国项目未能及时补足盈利,那么福耀去年的业绩表现将大打折扣。

其实答案也很简单,曹德旺所在的福耀玻璃是生产汽车玻璃的,属于汽车配套的一部分,那么哪里有汽车,就“跑”到哪里去。

“未来我们国内外营收会做到50和50的比例。相当于再建了一个福耀。”上述人士称。

如果从曹德旺接盘开始算起,短短十年,曹德旺将一个乡镇企业经营成为一个上市公司。而曹德旺也从一个乡镇企业主,成为一个民营企业家,市场还给了他一个绰号叫做“玻璃大王”。

曹晖将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迅速形成规模并实现盈利。

曹德旺在曹晖的产品上看到了福耀的未来,而事实上,三锋系也一直没有能够完全脱离福耀的整体体系三锋控股和三锋集团一起,独资或与他人合资设立、收购了模具、电子、饰件、机械、服务等公司,从而构建起一个涵盖五大版块的版图,继而专注在高端汽车零部件、工装、模具及专业设备的设计、研发与制造,其中三锋还收购过福耀的子公司。

在福耀玻璃内部人士看来,“叶舒是总经理,负责日常经营管理,接班人还是曹晖,像曹德旺董事长一样负责战略事务。”这位人士还认为,曹晖随时可上任,“不需要什么过渡期”。

05

记者 | 张艺

这一次曹晖的回归被认为是向父亲的“妥协”,不过与外界此前所普遍认为的曹晖并不愿意接班福耀玻璃不同,曹德旺表示,曹晖“从头到尾都同意接班”,出走创业只是历练,至于上任的时间,则是“随缘了,看机会”。

“何时回归,我们也不清楚,有消息会公告。”福耀玻璃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该人士还称,“曹晖随时可以上任接手管理。”

多名专家实时在线,

而在2017年的公告中,福耀向三锋以账面价值转让模具、检具时,却曾表示意在“集中资源发展公司核心产业——汽车玻璃”。

02

福耀玻璃(600660.SH)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

制造业“死亡税率”问题,一时成为风口浪尖上的话题,网友评论说:“瞎说什么大实话”!曹德旺也因为这段采访,“强势”进入“网红企业家”的行列。

第二笔,公司投资收益大幅增长29倍。主要在于公司2018年出售北京福通安全玻璃有限公司75%股权确认投资收益6.64亿元,而上年出售厂房等收益为只有0.39亿元。此处又增加了超过6亿元。

在2014年的时候,曹德旺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就表示,“现在抱有买房投资想法的人就是傻,房产证一旦拿到手上,就马上亏本”,“楼市发展到目前的阶段已经早就告别了黄金时期。”

那么,未来福耀玻璃能否延续其专注精神,坚守玻璃行业,会否延伸产业链,甚至跨行业去拓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