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横五百士》、《愚公移山》等出自绘画大师、美术教育家徐悲鸿(1895-1953)之手的名作

8月22日,为了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暨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永远的徐悲鸿———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书画巡展”成都站,在红美术馆盛大开幕。

徐悲鸿画作《田横五百士》

图片 1开幕式剪彩仪式

  11月15日,《田横五百士》、《愚公移山》等出自绘画大师、美术教育家徐悲鸿(1895-1953)之手的名作,将首次与来自奥赛博物馆、小皇宫博物馆、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美术宫等法国8家博物馆美术馆的国家收藏作品在中华艺术宫并置展出,展览旨在阐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法国学院派艺术对中国现代绘画大师徐悲鸿的一生与其作品的重要影响,展览将持续5个月。

本次联展展出徐达章(徐悲鸿之父)、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关山月、廖静文、吴作人、赵少昂、李苦禅等共79位艺术名家的作品百余幅,其中还包括傅森年、冷军等川籍艺术家的作品十余幅,这些参与的艺术家都是徐悲鸿先生的亲人、朋友和学生。

  展览共有162件作品参展,其中59件作品来自法国8家博物馆、美术馆,45件来自私人收藏家,参展的徐悲鸿作品共有64件,均来自北京的徐悲鸿纪念馆,还有4件徐悲鸿纪念馆收藏的徐悲鸿藏品。
  1919年,徐悲鸿前往法国学习美术及其艺术教育体系,他对法语的掌握相当熟练,并且于1921年通过了极为严格的入学考试。徐悲鸿充分汲取19世纪法国学院派绘画的养分。在1920年间,他曾与这一绘画传统的最后一批领军人物有着深厚的师生关系,例如专注于历史画的弗朗索瓦·弗拉孟,专注于自然科学知识的费尔南·柯罗蒙·阿尔伯特·贝纳尔以及帕斯卡·达仰-布弗莱等等。徐悲鸿曾在德拉克罗瓦的作品《希奥岛的屠杀》前哭泣,但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认为,徐悲鸿最终更加青睐的是骇人的、有节制的力量,例如大卫或安格尔的绘画。

图片 2蒋兆和《战后余生》

  回国后,徐悲鸿受高美教育模式的启发,创立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教育体系。但是,对于法国人来说,这位来自于中国的画家,既不熟悉,也不容易理解,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承认,目前徐悲鸿的作品在法国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小的。“中国一直以来在推广其本国大师这方面都有所欠缺。在法国乃至整个西方,中国文化的受认可程度都不是很高,这就和日本文化的普及程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徐悲鸿(1895–1953)是杰出的画家和卓越的美术教育家,是中国艺术教育体系的奠基人。对中国绘画事业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将西方写实绘画引入中国,改变传统文人画以及因循守旧的绘画现象,是徐悲鸿在中国20世纪艺术革命过程中的重要成果。他留学法国,带回西方美术的绘画技巧,和传统绘画相结合,创作了许多精品,并培养了大批艺术人才,如吕斯百、吴作人、张安治、吕霞光、孙多慈、顾了然、文金扬、孙宗慰、陈晓南、冯法祀等等,构成了20世纪中国艺术史的重要部分。

徐悲鸿不但擅长中国画,油画和素描都有很高的造诣。他的创作题材广泛,山水、花鸟、走兽、人物、历史、神话,无不落笔有神,栩栩如生。他的代表作油画《田横五百士》、《徯我后》、中国画《九方皋》、《愚公移山》等巨幅作品,充满了爱国主义情怀和对劳动人民的同情,表现了人民群众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威武不屈的精神,表达了对民族危亡的忧愤和对光明解放的向往。他常画的奔马、雄狮、晨鸡等,给人以生机和力量,表现了令人振奋的积极精神。尤其他的奔马,更是驰誉世界,几近成了现代中国画的象征和标志。

图片 3徐悲鸿《北游所见》

徐悲鸿与成都的不解之缘

作为“徐悲鸿及亲友、师生作品巡展”尤为重要的一站,成都和徐悲鸿颇有渊源。成都的风土人情、历史底蕴对徐悲鸿影响很大,一生中艺术创作的重要时期便是在成都,中国艺术与西方艺术交融的独特风格开始成熟。其中最重要的一段,当属1943年。在抗战最艰苦的岁月,徐悲鸿经常带领中央大学与中国美术学院的师生到青城山写生,他们饱览青城山色,激情难抑,创作了大量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