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晖花鸟画赏析

     
 李延朝他爱画花鸟用时常观其花花草草形态不同、鸟中的形态变化过程、用最简洁的绘画形式表现,李延朝他有了自己的题材和喜欢还不断加强花鸟画全面修养、掌握技法精要,手头功夫也每日有所长进、中国画不是单纯的涂鸦,要有一定的基本功不断地耕耘这片艺术天地,借助客观来表达他的内心世界。

图片 1

   

图片 2

       
李延朝用最简洁的绘画作品形式、就绘画而言在绘画作品中它曾刻了一枚章:“忘我”这是他在绘画时曾写出的两个字、自刻成章,“忘我”曾用在画中,在此看出李延朝有着忘我的意境和对创作的境界。

读陈丹晖花鸟画,气清格高中可见其心性情怀。毋庸置疑,写意花鸟是花鸟画科中与人类情怀最为相通的一个门类。其难度之大,须穷尽画家一生的智慧;立意之高,可俯瞰万物苍生的美善生命状态;价值之远,足可启迪后世、护航人生百年愈行愈坚。绘画是一种显性的文化形式,更有其隐性的文化含义。作者的心性境界定下了画面所要展现的文化内涵,亦定下了画面格调与格局。我们现在应该有比古人更强大的内心,这不是没有道理。如今生存节奏瞬息万变,我们在时空中经历的比古人更多维,更立体。

     
 中国画笔墨情境不论是花鸟山水、王雪涛说过无情无作画、作画莫无情,历代文人作画似与不似、实轻形而重神、多以自然之物品众多、多姿多态、多姿多彩、也表达不同的情境、名家八大山人、徐渭、王雪涛、李苦禅、齐白石不同时期不同特色代表一些花鸟画作品的多形多样、多种作品代表性。

图片 3

    

有名家评论陈丹晖的花鸟画得势灵动,构架独特。读其画,气清格高,雅逸简约。写意画要求的气势,是画家情感、意志的一种表现,一种内在的宣泄,是借助于花、鸟、鱼、虫的刻画表现画家的心灵。在“上法宋元”、“外师造化”并结合“中得心源”的基础上,陈丹晖致力于将放纵的心绪和细腻的画法熔冶于一炉的风格追求,个性鲜明,雅俗共赏。

     

图片 4

花鸟画几千年,延续至今、在花鸟画中常见的竹子、梅花、荷花各式各样的鸟都具有物象特征,看一幅作品去品味像与不像、去欣赏用笔和用墨、构图和情趣或特殊的表现形式。

图片 5

       
李延朝他的艺术表现形式和手法虽有不同、是他对艺术作品的爱和趣和自我修为的境界,是通过他的笔墨运用体现出来的艺术创作的绘画作品,他作品的点画、内蕴丰富、他对花鸟画的研究、有着丰富的生活阅历、特别的是他每年都要去几次北京画院齐白石艺术展、和一些花鸟画展、和一些名家展览、花鸟创作悄然的走进了他的生活、在这十多年里的创作历程里李延朝注重花鸟画,以花鸟画为出发点、坚持不懈的努力创作自己喜爱的作品,梅兰竹菊丰富着自己的绘画人生。

(王华超,笔名文达、文竹君、文泊月、白发行者。作家、书法家、书画评论家、新闻名专栏撰稿人、央视“子午书简”访谈学者、“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曾任徐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现为徐州市全民阅读促进会会长。曾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时代潮等刊物发表诗、散文、言论、隨笔2500余篇,出书40余部,其代表作为红旗出版社向全国重点推荐的《仰望星空》《迎着太阳生活》等5部。

读陈丹晖花鸟画,雅俗共赏中见古意亦见诗意。有学者称道陈丹晖的花鸟画作品“粗而不犷,小中见大。古色古香中有生机,沉郁斑驳中显清雅。陈丹晖的画有诗意,读其画如读诗,诗之妙在于妙境可意会不可言传之,画之妙亦在可意会不可言传之。陈丹晖作画,将为人之真情,处事之豪情,花鸟洗心之文人性情,清韵无声之幽情泻于笔,倾于墨,赫然成图。”中国画是一种心境和物境合一的艺术,这要求艺术家能够保持一颗自由的心灵,方能够揭示出从自然深处涌动着的那股勃然生机,进而达到天人合一的无我之境。画家用笔表达感情,感应时代变革,感悟人生,画雅为俗,画俗为雅,雅俗共赏。如果一个画家的创作既有创作题材的丰富性,又有手段的多样性,那是非常可贵的。中国画是一种寄托了性灵的艺术表现形式,无论在题材和内容的选择上,还是意境的营造和氛围的追求上,都要注重展现文化性和人文精神。陈丹晖在绘画实践中,注意把传统人文精神注入到画面里,借花鸟抒发个人性灵,弘扬中华文化之美。

图片 6

图片 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